爱莉酱

掉进Fate坑里,暂时不想出来,但是快爬进传颂之物坑了。
Fate杂食党,传颂耽美只吃右白/奥白,零碎吃盾铁/超蝙/小蜘蛛中心/带卡/钢炼无CP。这年头还有像我一样萌剑心男神的同好吗= =

[Fate金时]我是金闪闪

序 千年之歌

 “……哈,哈哈,哈哈哈……”

世界上最凄惨的事情是什么?
“这,这可真是,哈,哈哈!”

这种事情没有定论。所谓“永远不要和别人比悲惨”,对于普通人而言,找不到工作就足够凄惨了。
但是对于她来说,小时候父母双亡,在学校人缘不好,性格孤僻内敛,沉迷二次元导致成绩不高。毕业后等到好不容易找到一份还算满意的工作,紧接着却又出车祸死掉了的自己,绝对是非常凄惨了。

“简直……太有趣了,太有趣了啊!!”

但是,事情还没完。
比死掉更悲惨的事情是什么?

“从来没有过的……奇迹一样的意外啊!!”
是在死后还要打工!
而且啊,还是给一个叫做“盖亚”写作“世界”的黑心包工头打直到世界末日为止才会结束的连一分工钱都没有的长工啊!!!!!

“何等……何等有趣……何等惊人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够之后,原本是“她”现在已经变成“他”了的男子抬起右手,支撑起额头,开始整理意识中两人份的记忆。

说实话,这实在是很罕见的事态。不,不如说是开天辟地以来头一份吧。
——一个世界“外侧”的灵魂,被时空乱流丢进了“内侧”,占据了一个“英灵座”!

虽然明知道自己是“穿越”了,那个混到大专毕业找了个勉强能填饱肚子的工作,庸庸碌碌的女人的记忆才是属于“自己”的,但这个女人,意志力太弱,人生太平庸,心性太脆弱,虽然来自“三次元”这个更高级的世界,但是却反而被“二次元”的灵魂占了主导!
没错,虽然明知道“我”应该是个来自现代社会的女人,但反而对被穿越的个角色更有归属感,甚至觉得“现在的自己才是真正的自己”什么的……

少年时登基为王,经历了一场场艰苦卓绝的战斗,拥有过至高的辉煌和无上的荣耀,也曾被踩在泥土里一文不值。他拥有过世间一切珍宝和比之更加珍贵的朋友,也曾经因失去和恐惧而自甘堕落。他曾被惧为暴君,他曾被奉为明君,他曾被斥为昏君——那样多彩的人生,是浅薄又平庸无趣的“她”终之一生也无法想象的吧。

那么,丢弃掉也没什么不好。
他平静地想着,抬起头。

入眼的是金色的“山丘”——无数武器,防具,宝物堆积成山,闪烁着璀璨光辉的剑,刀,斧,枪,弓箭……坚固又精美的盾牌,铠甲……精致又华美的,饰以饰以黄金,白银,珍珠,翡翠,玉石,玛瑙,琉璃,琥珀无数的日用品……常人但求一样都不可得的珍贵药剂……失传已久的宝贵魔导书……不同种类,但都显示着尊贵地位的礼器和祭器……用来诅咒或者祝福的宝贵附魔道具……或者干脆就是各种财宝……

——全部,都是足以称为“宝具”的珍贵物品。
这么珍贵的东西,这里不仅多得数也数不清,甚至被毫不珍惜地乱丢,堆成了连绵不绝的,真正的“宝山”!

他高坐在无数宝物中心的最高处的王座上,冷眼向下望去,仿若此世唯一的王!
——不,他确实就是,此世惟一的,最古之王!

英雄王,吉尔伽美什!!!

而就在此时,他听到了,来自现世的召唤。

“——何其愚蠢啊——”
万王之王这么叹息着,感到了强烈的讽刺意味。他的人生,虽有遗憾,但绝无后悔。那个所谓“满足一切愿望的万能的满愿机”,对他而言绝无用处。

不,不如说,所谓“满足一切愿望的万能的满愿机”这种东西,真的存在吗?

——不过,无所谓。
他这么想着,站起身来。

——反正英灵座也很无聊。更何况,既然是“宝物”,那么……
……必然属于本王。



第一章 英灵の召唤

“赢了,绮礼。这次一定是我们的胜利……”
还没睁开眼睛,耳边就听到了一个优雅的男声,用几乎是下意识的,激动的语气这么说。

……这台词听起来真心耳熟。

他睁开眼,看到的是一个棕发蓝眸,五官略显立体,有点西方化但还是能看出来是东方人的男人。这个人……怎么说呢,是一个礼仪端正优雅,身上的红色西装也显得很优雅,拿着文明杖的姿势很优雅,甚至连每一根头发丝都透漏出优雅的男人。冠以“极品”之称也绝无问题,优雅得简直像从教科书里走下来的男人,完全是个无论放在哪个时代都稀少至极的、标准得不能再标准的贵族。
……没错,是在乌鲁克已经见得够够多了的、看着就觉得无聊的男人啊。不过……看起来也……好眼熟……

粗略地扫视一圈,深色的木桌,摆放整齐的魔术道具和仪式道具,大书架和上面放满的书,当然还有站在那个男人身后,穿着神父装,面无表情眼神死寂的人。看起来明明是个圣职者,但他隐藏起来的,死死地压抑在心底的东西,却实在黑暗得诱人。
……这背景看起来眼熟极了……

几乎是下意识的,他抬起下巴,傲慢地喝问:“谁准你直视朕了,杂种?!”
然后,这个男人用无可挑剔的礼节鞠躬:“真是万分抱歉,至高无上的最古之王,英雄王吉尔伽美什啊。”

男子深埋着头,但朝上的手背上,是如同干涸的鲜血一样暗红色的,同心圆状的花纹。
是尊敬,是提醒,更是威胁,用这名为“令咒”的缰绳。

——真是碍眼。
这个念头冒出来的同时,他就不由得悚然一惊,下意识地灵体化了。

——这毛情况啊!!
作为半个宅女,穿越什么的本来并不会让人失态到这种地步。毕竟网络上穿越文那么多,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但那是在没穿到这么奇葩的身份的前提下啊!!!!!!
别人穿FZ,有穿成太太的,时臣的,柠檬头的,甚至言美丽的,哪有像他这样不仅直接穿成英灵,而且穿成了金闪闪这个脑残二货重度中二王的?!

而且刚刚那是怎么回事?!开口就是“杂种”什么的根本一点违和感都木有啊!满脑袋想的都是“无趣的男人”“早就知道结果了的无聊剧本”和“敢骗我就杀了他”这绝B是坏掉了吧???!!!总,总觉得今天发生了好多事情啊……死掉了,穿越了,变英灵了,成二货王了,被召唤了……什么的……总觉得……实,是在是……
——“真奇妙啊……”

明知道自己不是英雄王,但一旦有别人在场,就会自动进入二货王模式仇恨值拉的妥妥的,明显是吉尔伽美什的记忆占据了主导。作为英灵本来就没有灵魂的概念,所谓“英灵”说白了就是在“英灵座”这个文件夹里,放置的一堆名为“记忆”的文件罢了。而一个三次元的灵魂居然争不过一个二次元的记忆库,简直用废柴来形容都是对废柴的大不敬呢。
作为人类的“我”,对作为英灵的“我”而言毫无帮助。就算知道所谓“剧情”又能怎么样?平白失去了许多期待罢了。

不过,无所谓。知道剧情也有知道剧情的优势,虽然少了很多新奇感,但是因为知道了许多作为“英雄王”不可能知道的事情,所以反而有更多东西可以玩儿——
毕竟在这场战争里,扭曲了的人实在太多了!
认知从一开始就错了的言峰绮礼也好,从根本上就扭曲了的卫宫切嗣也好,高洁得不像个王的Saber也好,连自己真实的愿望都搞不清楚的Lancer也好,杀掉时臣就等于让挚爱的葵失去丈夫这个事实都视而不见、自顾自地自我奉献的间桐雁夜也好,甚至于自愿堕落为狂犬的Berserker也好……值得拿来当作娱乐的人实在太多,太多,太多了!

不过,在此之前——

吉尔伽美什抬起头,仔细地观察着眼前的男人。
他一句话都不说、直接灵体化了的行为,似乎把远坂时臣打了个措手不及,他的神色显而易见的呆住了。
因为吉尔伽美什只是灵体化了,作为魔术师的远坂时臣不清楚他是离开了,还是只是单纯的灵体化不让他看到,因此甚至不能举止失宜,只好用在吉尔伽美什眼里极为勉强的笑容打发走了言峰绮礼,关上门之后,站在正厅里发了会呆。

远坂时臣,对这个男人而言,保持优雅的贵族仪态的行为已经超脱了家训,变成了生活习惯。他习惯于将每一件事都纳入掌中,擅长依照计划按部就班的行动,取而代之的就是,他应对危机的能力很弱——偏偏他还具有着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自信心,认为无论什么事情都会按照他的计划走,最后都逃不出他的掌心。
所以他总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摆出一副一切尽在掌握中的姿态,殊不知那浅薄的自信究竟有多可笑。

对于这种人,实在很想看他彻底崩溃的样子,不是吗?
吉尔伽美什捏了捏自己的下巴,忍不住笑出来。

说起来,他刚才还没有和远坂时臣连接回路呢。不能从回路汲取魔力,就不得不用其他的方法才行——如果没记错的话,Master和Servant之间,以体液交换补充魔力,会造成无与伦比的快感来着?

——————————————————————————————


事实上本来就是打算写金时CP的,根据闪闪那个时代的背景——你们知道的,那时候不是妓\女的话是没人要的会嫁不出去,滚床单才是正常不滚床单的话说明两个人的关系肯定不好——不由自主地脑补了很多很多很多无节操的肉梗【捂脸】,想得超级High,结果下笔的时候……
太黄暴了我、我写不出来(*/ω\*)

结果最后发到JJ的时候,就变成了甜甜蜜蜜的金枪文【躺】


虽然我是忠犬受控写枪哥也会脑补到流口水啦,但还是特别不甘心,金闪闪凌虐时臣师的段子一直一直一直不停地往外冒,想写想得在被窝里打滚啊有没有!

但是这个题材写的时候会脸红(*/ω\*)不说,……我放在哪里啊ORZ【翻滚翻滚】
不过现在没问题了!这里的话即使是某些重口味的东西也可以放的对吧!对吧对吧!!【星星眼看你们】
所以我就不客气了——【开心脸】

*读前扫雷*
1、本文金闪闪是个穿的,而且是女穿男——但是这个设定主要是因为笨蛋作者太笨了写金闪闪肯定会OOC,所以是拿来当挡箭牌用的。穿越者的唯一用处就是给原本就很外挂了的金闪闪更大的外挂,并不是闪闪大王真的换了芯子。FZ前半部分金闪闪可能会怀疑“自己是谁”但那完全无法阻挡闪闪大王的唯我独尊!【得意脸】
2、必要的时候可能会搬原文,我会把原文的部分标出来的,容忍一下好不好【蜷成一团翻滚翻滚】
3、全员OOC,全员OOC,全员OOC,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是笨蛋作者不得不用穿越当理由解释那种程度的OOC哦?要注意~


评论(25)
热度(22)

© 爱莉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