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莉酱

掉进Fate坑里,暂时不想出来,但是快爬进传颂之物坑了。
Fate杂食党,传颂耽美只吃右白/奥白,零碎吃盾铁/超蝙/小蜘蛛中心/带卡/钢炼无CP。这年头还有像我一样萌剑心男神的同好吗= =

[Fate金时]我是金闪闪2

第二章 初临の夜晚


  我花了大概一天的时间,去观察这个男人。


  当然,并不是说我对远坂时臣有什么兴趣,恰恰相反,他实在是个相当无聊的家伙,稍微打量一下就知道,和那些无趣的贵族一模一样不值得关注。


  饶是如此,我还会留在远坂府邸的原因,只不过是因为看腻了现代社会而已。如果是原原本本的“吉尔伽美什”的话,倒是很有可能去到处转一转、看看数千年后的这个世界变成什么样了,但是我……

  呃,说实话,有一份比现在更往后数十年的记忆,导致我对这个所谓的“现代社会”一点兴趣都没有了。

  距离圣杯战争正式开始还有个几天吧,在此之前,能拿什么来打发时间呢……


  就在这么想着的时候,我意识到,“远坂时臣”其实也算是个不错的玩具来着。

  当然,他不是我一向喜欢的玩具的种类,不管从哪里来判断,都是“普通人”的范畴。很普通的个性,很普通的目标,很普通的人格,完全没有观察耍弄的价值。所以硬要说的话……应该算是那种“很想让人把他打碎”的类型吧。


  想要撕开他的余裕,看他充满意外的样子。

  想要打碎他的镇静,看他惊慌失措的样子。

  想要破坏他的矜持,看他狼狈万状的样子。


  ——如果扯掉他的伪装,打碎他的外壳,让他失去一切防护,紧紧攥住柔软的内里,在掌中肆意地揉捏的话——

  会不会,比较有意思呢?


  这么想着,第二天早上,我在他的面前出现了,嗯当然,是用在他吃早餐的时候突然出现的方式。没看到他惊讶的脸真不爽。

  我承认我是故意的。不管想要怎么玩他,最初当然是需要接触的吧。


  看到我出现,远坂时臣似乎是松了口气。看起来他大概是很担心我会这样一直消失不见吧——但是究其根本,担心的也只不过是不能及时联系我,导致战术无法实施而已。

  担心从者的安全问题毫无必要,但是我拒绝和远坂时臣连接回路,这样他不仅没办法掌握我的行踪,甚至无法正常的供给魔力。这样从头到脚都写满了“不确定”的英灵,显然是他最为不擅长应付的类型。


  不过,就算不擅长,他也得应付啊。

  我内心里坏笑着,用故作平静的样子接受了他的礼节。


  “王中之王啊。”远坂时臣开口了,虽然低着头看不到表情,不过声音姑且算是毕恭毕敬,“恕我失礼——您的回路尚未和召唤者联通,长此以往会缺乏魔力……”

  “你是说,想要以回路的连接束缚本王?”

  “并非如此,”男人冷静的声音堪称冷淡,“只是这样一来,缺少补给会影响现界,您想要玩乐也会不方便吧。”


  嗯——就是这样。

  这个男人啊,就是因为有这样的态度,才会让人非常想要把他撕碎,看看他崩溃的模样呐。


  “补充魔力的方法有的是不是吗。”我故意这样说了,“反正你们魔术师,对这种事情早就驾轻就熟了吧。”

  用浸染了欲火的眼神看着他,手指扯掉了他系在衣领上的丝带,暗示性地向里面、向下面游走。我在他的脖颈上咬了一口,抬起眼,不出意料地,看到了他的眼中染上了惊讶的神色。

  然后,这份惊讶迅速演变成无表情的淡然。

  ——没错,就是那种,把真心藏在厚厚的冰层之下不让任何人窥视,只在外面表现出所谓的“合理”的表象。

  明明魔术师就是一群最不合常理的人,不是吗?


  我不悦地想,手下用力。远坂时臣脸上流露出些许痛楚的神色——英灵的臂力太过非人,虽然我只是稍微加了点力道,但也足够压得他动弹不得了。

  “……等等,吾王,你这是……?!这里是在客厅!!”

  “嗯,本王知道啊。”我轻佻地扯开他的衣领,“本王赐予你提供魔力的荣幸——怎么,这难道不是你的目的吗?”

  “——”


  远坂时臣想要反驳的话语几乎脱口而出,最后险险地吞了下去——有点扫兴,如果他就此反驳甚至反抗我的话,反而会比较有趣。

  “至少……请去卧室,王。”远坂时臣用冷静到可恶的神色这么说。

  这表情真是镇定得一点趣味都没有——这么想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魔术师”的常识和“普通人”是完全不同的,像是体液交换这种补充魔力的方式,远坂时臣想必也经历过吧?

  ……虽然只有一点点,但是总觉得有点不爽。本王的东西(御主),难道被别人碰过了吗?


  补充魔力的过程不仅出乎了远坂时臣的预料,甚至也出乎了我的预料。

  ——刺激实在是,过于剧烈了。


  魔力回路本来就是遍布全身、类似于神经系统一样的东西,因为每一次使用都伴随着非人的疼痛,所以是锤炼得非常敏感纤细的。

  而当魔力的回路里,伴随着魔力流动的习惯性疼痛被爱抚刺激,当单纯的魔力交换被涂抹上名为“性欲”的药剂,当早已习惯了的魔力带来的痛楚被施加以性的暗示——

  最终培育出的,是连这个时候的我也没能料想得到的,在某种意义上来说真的十分厉害的,玩偶。


  我并没有使用什么技巧。最开始只是单纯地因为【没有必要】。远坂时臣不过是一个有着Master名义的魔力供给机器,只要可以履行供魔者的义务就可以了,如果能给我提供一定程度上的娱乐就更好,去关注他的感受实在没什么意义,仅此而已。

  我只顾着自己舒服的行为,对他而言无疑是一种凌辱,但是这个男人一直直挺挺地躺着,不迎合,但也绝对不反抗,给人的感觉是顺从但又在微妙地抗拒,让人不爽。


  一开始我的确是想在他身上找乐子的,然而很快,连我都没有那个余裕了。


  ——魔力的交换,实在是太过刺激,尤其是在这样的方式之下。

  快感伴随着流遍全身的魔力而流遍全身,英灵本就是魔力回路的集合,属于Master(御主)的一切,都随着魔力的流动而浸过了全身,从里到外,都沾染上了时臣的气息。


  ……真是,糟糕透顶。

  我注视着那个因为死死忍耐着过度的快感,在我第一次都还没结束的时候就晕过去的男人,一时间失去了惩戒他的心情。


  ——这种连血管里都流动着时臣的感觉,简直诡异得无法形容。而随之而来的某种束缚感,则更让我愤怒。

  这一次纯属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虽然这么微弱的联系,肯定只有我这样全身都是魔力构成的英灵才可能察觉、血肉之躯的远坂时臣是无论如何都发现不了的,但这并不能否认,正是我的要求,被我抱了的远坂时臣才有了束缚我的能力——这个事实。


  啊啊……真是,糟透了。


————————————————————————————————

一开始就吃肉对身体不好

大家喝肉汤吧XDD

评论(20)
热度(26)

© 爱莉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