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莉酱

掉进Fate坑里,暂时不想出来,但是快爬进传颂之物坑了。
Fate杂食党,传颂耽美只吃右白/奥白,零碎吃盾铁/超蝙/小蜘蛛中心/带卡/钢炼无CP。这年头还有像我一样萌剑心男神的同好吗= =

结尾的梗

*在LJJ上连载的异邦人结尾会用到的部分。提前码出来了

*怕丢,在这里存一下

*不希望有人看到QVQ

————————————————————————————————

“总而言之,就是‘世间善恶终有报’啦。”我点点头,“所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就是这么个事啦,嗯嗯。”

红色的弓兵横了我一眼,嗤笑起来,“怎么可能,那不过是小孩子天真的想法吧。每次付出都能获得回报、那种理想的世界什么的,根本不存在。”


这个男人,看着客厅里一片欢腾景象的眼神明明那么温柔,但是吐出的话语却冷酷又尖锐,让人听了心里不舒服。真奇怪,明明我才是此世之恶,这样的话语应该会令我高兴才对——为什么听他用言语的利剑刺伤自己,我会觉得不开心呢?


“怎么可能不存在!”我不服气地伸手指着眼前的景象,“你看嘛,士郎失去了过去的家庭却得到了切嗣,而对切嗣而言士郎又是某种意义上的救赎;伊莉雅孤独了那么多年,最后还不是跟切嗣一起开开心心地生活了,还能跟Berserker一直在一起;Saber因为士郎而得到了救赎,之后的道路尽可以自己决定;背叛的魔女和不知心为何物的暗杀者得到了彼此;成为了我的英灵,供给魔力的是‘此世之恶’,绮礼再也不会感到空虚;凛和樱在一起很好,就好像美杜莎和樱在一起很好一样;吉尔伽美什在远古时代就得到了独一无二的至宝恩奇都;库丘林也可以痛痛快快地和很多人打架;连Assassin也从山门解放出来,在现世逛够了也可以随时回去英灵座。冬木市就是我这个不完全的抑制力的地盘,没有任何‘存在’可以伤害到你们,这样的‘结局’,难道还有哪里不够好吗?你轮回那么多次的圣杯战争,不会有比这更完美的终末了吧?!”


我十分不服气地数着手指一样样说明,最后忍不住提高了一点声音,不过还是很及时地压下来了。

英灵卫宫目不转睛地看着客厅里的人们,顿了很久,才轻声说,“嗯,是啊,没有比这更好的结局了。”


但是你还是不开心的样子呢。你不开心我也不开心啊。我委屈地瘪瘪嘴,左思右想还差了什么,最后迟钝地发现,我刚才数了半天,好像真的忘记了一个人,不过我不是刻意忘记的,而是真心觉得他死前死后都应该没什么遗憾才对呀。

“呃,难道你是因为我刚才没提到你才不开心吗?但是,像你这样得到‘救世主’的身份,不就是你所希望的报答吗?”


……???!!!


英灵卫宫猛然看向我,那一瞬间钢灰色的眼睛里是藏不住的惊骇。他难以置信地开口,声音里满满都是觉得荒谬的语气,“救世主?你说我?!”

他看我点头,语气简直要变成嘲讽了,“我应该说过的吧,我是被当做战争贩子绞死的,救世主这种可笑的说法到底……”“耶稣基督死前不也一样被当做异教徒吗。”我十分自然地打断了他的话。


弓兵的眼神里惊讶完全掩饰不住,这大概是我认识他以来,第一次看到他这么哑口无言的样子吧?但是我真的不知道他在惊讶些什么,这难道不是很自然的事情吗?

“你拯救了世界啊。你自己也说过吧,‘办到了绝对无法办到的事,救下了绝不可能得救的人’,这样的‘神迹’,不就是‘救世主’必要的光环吗?说到底还是现在的时间点不太对,如果圣杯战争发生在你死掉的一千年两千年以后,大概也会兴起一个以你为象征的宗教吧,把你说成是‘圣子’什么的。因为你做了惊天动地的好事嘛,天道轮回是不会让这样的事情被埋没的——那个时候你就不会总是抱怨自己是什么‘无名的英灵’啦,而是会烦恼自己知名度加成太大所以莫名其妙的多出来很多不知名的宝具和技能,而且一不小心就会暴露真名顺便暴露弱点什么的,嗯,如果Master中出现你的脑残粉也挺有意思的,就好像绮礼在圣杯战争里遇到耶稣的Servant一样……”我想象着那副场景,忍不住嘿嘿嘿地笑了出来。


“喂,等等,等等我说你啊,”他阻止我,虽然只有一瞬间,不过他的神色的确表现出了罕见的慌乱,“你在说什么啊?”

“说你在千年之后被当做救世主崇拜的事啊。”我莫名其妙的瞪着他。这家伙,脑回路能不能有哪怕一次和我连起来啊,真是的,又要我去理解他在说什么、而不是他来跟上我的话题吗,这个年纪了还撒娇这孩子还能不能好了,“这可是我这个不完全的抑制力说的话呦,是注定会发生的现实啊。”


哪怕不完全,我也一样是抑制力。这可是舍弃了过去的“我”才得到的身份,哪怕是你也不准随便质疑啊。

“不、我不是说这个……”英灵卫宫张口结舌。这还是我第一次在言语上占据优势呢,于是忍不住就得意起来了,“抑制力特有的‘超脱时间线’的能力我也有哦,这的确是数千年之后发生了的现实嘛!”虽然只是寥寥几个世界线里发生的事实,不过事实就是事实,我拿这个来骗他真的一点心理障碍都没有,因为真的发生了嘛——虽然只是几个世界里。


英灵卫宫愣住了。

我愈加得意了,“所以说嘛,好人有好报,坏人会自食恶果,这可是真理啊,真理!”


“……那,你自己呢?”几乎是下意识一样的,他反驳了我,“你受了那么多苦,不也一样没能得到补偿吗?”

我的眼睛瞪大了。


虽然几乎是话刚出口,他就像是惊醒一样的偏过脑袋不看我,语气生硬地说“开玩笑,请忘掉吧”,但是这句话真是太过分了。

是的,真是太过分了。

我生气了,所以不打算轻易地原谅他。


“不带你这么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我生气地指责他,“作为守护者,撒这样的谎不觉得羞愧吗?”

红色的弓兵猛地把头扭回来,看他的表情简直都要气笑了,“我哪里睁着眼睛说瞎话了,这明明是事实吧!无辜背负了全世界所有的恶,被挑断手筋脚筋、割掉舌头、弄瞎眼睛、隔断听觉……”“但是我遇到了你啊。”


守护者的话卡住了。


我不满地瞪着他,说他睁着眼睛说瞎话还不承认,这个人真是让人没办法,非要我指出来才甘心认错。所以说明明是他不好,为什么大家总是指责我呢?即使我是此世之恶,也不能这样背黑锅呀。

“我遇到了你,还有比这更好的补偿吗?——绝对没有了!得到你这件事,用来补偿我之前经历忍受的一切都还有剩,再想要什么实在太遭天谴了!你居然把这么大的补偿视而不见,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是什么?”所以明明是这家伙总在说谎,为什么大家都来责备我呢?真讨厌啊!

评论(10)
热度(34)

© 爱莉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