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莉酱

掉进Fate坑里,暂时不想出来,但是快爬进传颂之物坑了。
Fate杂食党,传颂耽美只吃右白/奥白,零碎吃盾铁/超蝙/小蜘蛛中心/带卡/钢炼无CP。这年头还有像我一样萌剑心男神的同好吗= =

*阿赖耶弓

*短篇

*OOC。OOC。OOC。因为很重要所以说三遍

*给专属的圣诞贺文,但是专属说“这个阿赖耶好可爱”……好吧,可爱的阿赖耶

*只会写傻白甜真是对不起了啊o( ̄ヘ ̄o#) 

*如果这样也没问题的话

————————————————————————————————

有人以神弃之地称之,有人以无间地狱称之,有人以深渊幽冥称之。

有人以杀戮狂称之,有人以刽子手称之,有人以恶德者称之。


其名为阿赖耶,其名为守护者。


【……这也太过分了吧。】名为世界意识的存在喃喃的说着。

那声音好像男人,又好像女人;好像是垂髫少年,又好像是人至暮年。那是“世界”的……是“集合”的声音。

【居然把我当做洪水猛兽!盖亚那边的英灵也太过分了!对吧,对吧!你也是这么想的吧——Emiya!】

阿赖耶滔滔不绝地对自己的仆从抱怨。


“真是啰嗦啊阿赖耶。啊啊,我当初脑袋是出了什么问题,才会饥不择食地选择和你这么个脑子不清不楚的家伙签约的?像这样每天听你没完没了的抱怨可不是守护者的工作吧。说到底在意他人的评价什么的根本就没有必要,明明是世界的抑制力不是吗?纠结盖亚侧的英灵的评价什么的根本就……等等,阿赖耶你笑什么?”

【呼呼呼,你这是安慰我吗?哎呀虽然是足够傲娇的安慰,不过我姑且收下了~】

“……谁有这个闲工夫去安慰你啊!不要自作多情了好吗,被抑制力看做傲娇角色的话,就算是我也会苦恼的。”


依旧嘴硬的,可爱的Emiya。

在无限延伸的赤色荒原,刮起带着些微血腥味的风。缓缓转动的齿轮下,是宛如墓碑一般,无穷无尽的剑戟。

赤色背景下,赤色的英灵抬起头。和他所锻造的剑刃一样颜色的眼睛微微眯着,瞳孔里带着冷冽的流光。远比常人更加锐利的鹰眼带着讥嘲的时候,几乎可以用眼神把人整个剖开。但是和这样几乎可以说是冷酷的眼神不同,他的嘴角是常年弯着的,有时是讥诮的弧度,有时是自嘲的弧度,但是,啊,也是会有的——纯粹的、愉快的弧度。

每次看到他那样的表情就会不由自主地觉得——什么嘛,这个被侮辱为“杀戮狂”、“刽子手”和“恶德者”的家伙,不就是个大孩子吗?那样说这个家伙……实在太过分了呀。


阿赖耶属下的这个守护者,是有毒舌属性,但他又不是话唠,像这样一次吐出这么一大段话,很难让人相信,他只是单纯的嘲讽,而不是别扭的关心。

但是,哎呀,再逗下去的话,会炸毛吗?会一边说出更毒的话,一边偏过脸红了耳朵吗?会把真心包裹在层层叠叠的扭曲言辞下、让人看不出来吗?

会吗?会吗?会吗?


啊,好想看啊,好想看啊,好想看啊。

但是……呃?


【英灵Emiya,有工作了呦。】

赤色的英灵脸上的表情立刻安定了下来,连之前隐约的笑意都不见了,表情一片凝固的肃杀。

男子的身躯站得笔直,姿态从【闲聊】到【准备工作】的转变,就好像是一把剑被看不见的手从地上拔起,擦拭干净浮灰、重新展露出锋芒一样动人心魄。


啊啊,没错,开始吧,我可爱的Emiya——

——这是,拯救世界的工作哦。


评论(4)
热度(44)

© 爱莉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