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莉酱

掉进Fate坑里,暂时不想出来,但是快爬进传颂之物坑了。
Fate杂食党,传颂耽美只吃右白/奥白,零碎吃盾铁/超蝙/小蜘蛛中心/带卡/钢炼无CP。这年头还有像我一样萌剑心男神的同好吗= =

[枪弓]誓言契约-第一章

第一章   初见


他从来就没想过,自己居然还能够恢复意识。

神智逐渐清醒的一瞬间,他最先感受到的情绪是“不可置信”。


没有人会浪费力气救活一个卓尔——黑暗的代名词,邪恶的具现化,以背叛为荣,以杀戮为美,将欺骗视为习惯,把滥情当做常识——卓尔精灵就是这样的生物。

他深知,自己的伤势如果没有人下大力气去救的话,是绝对不要想活下来的,但是——正如人们所知道的那样——有谁会去救一个卓尔?!


所以,他其次涌上来的情绪,就是极端的“戒备”。


卓尔是女权社会,男性在家族之中毫无地位,几乎和奴隶是同等的存在。从小被灌输着这样的价值观的卓尔男性,天生就是做奴隶的好料子,尤其是像他这种被额外精心调教过的。

所以,救下一个卓尔精灵最大的可能性就是,施救者看中了卓尔作为“货物”和“商品”的价值,并对此有所期待。纵然卓尔精灵本性邪恶且睚眦必报,早已习惯凌辱和折磨的男性卓尔几乎没有被外族人调教成驯服的奴隶的可能性,然而这毕竟只是“几乎”。诸多神系数不尽的各类契约方式可以很完美地解决这一点。

因此他即使清醒了,也并没有急着睁眼。他必须想办法了解到,自己现在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状态。


脑袋底下枕着软软的东西,身体上则是有自己的披风的触感。似乎没有被绑上绳子,但是手头上的武器好像是全都被拿走了,至少在这个姿势下能确认到的武器数量是零。身体右半边可以感觉到近处的热源,是火堆吗?空气很湿润,不太像是还停留在荒漠里,但是这个和城市的感觉也有所差异,那么、是绿洲?

魔力运转有点滞涩,但这是死里逃生之后的正常状况,不如说回路里还有残存的魔力量这件事本身就是侥天之幸了。没有被封住魔力虽然让他松了口气,但这个情况让他是真的完全无法理解。


他可是个黑暗精灵啊?这样简直就好像是单纯的“救下他”一样的处置,根本就……根本就无法理解啊?!


这时候,他感觉到有人接近。

放缓呼吸、紧闭眼睛,控制住眼球的动作,驱散四肢的力气、让身体放松成自然的状态,装成还在昏迷中的样子……


“喂,醒了就别装睡,”他的脸被某个人粗暴地拍了拍,“赶紧给我爬起来吃点东西,我说你多长时间没吃饭了?”

伪装失败,这个人太敏锐了骗不过去啊。他无奈地睁开眼睛,开口——

——他愣住了。


一时间,他竟然不知道,要为哪一点而惊讶才好了。


是为那一头苍蓝色的、显然不是纯种人类血统的长发吗?

是为那赤红如血,却在篝火的光影下宛如跃动的阳光一般、象征半神的赤瞳吗?

还是为了这孤身一人深入大漠、还有余力救下他一个黑暗精灵的胆大包天之徒,居然是个女人这件事吗?


“呃、你——”

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才好。


这是一片凡神共生的土地,神明行走于人世,巨龙翱翔于天际,翼人和羽族居于天空,矮人同地精生于地底,泾渭分明的法则催生出力量强大而性情单纯的神明,而发展信徒搜集信仰的诸神,受限于自身象征的法则而不可越雷池一步——连同信仰着这位神明的信徒。

如人类一般统治者不加以约束、全族分别信仰不同神明的种族毕竟是少数,更常见的是几个神明瓜分了一个种族的信仰之力的情况。所以,这在大陆上才会变成常识。


信仰决定立场,种族决定善恶。


——如果说,卓尔精灵是背弃了自然女神的同时被自然女神背弃、不得不效忠蛛后萝丝以求取庇佑的下等种族,那么半神就是拥有神明的血统、天生就理应受到万物祝福的上等种族。

唯有混杂了神明之血的存在,才会拥有这无法遮挡、不可改变的赤瞳。

那是和他不应存在于一个世界的、放在同一个画面里都会显得无比违和的高贵存在。像他这样的黑暗精灵,怎么可能有这个资格——


“你你你你毛啊你,赶紧给我吃东西——不对这时候应该先喝水?不小心把你养死了未免糟糕了点,话说黑暗精灵吃肉的吧……啊啊啊好烦!”

眼前的半神一头宛如晴空的长发被她自己抓得乱糟糟的,在跃动的火光下还可以看出,她抓着头发的那只手甚至还带着油光,飘着野味特有的香气的油脂在头发上闪闪发亮。


“……”


这一瞬间,戒备也好惶恐也好,无论什么心情都变成了无力感,顺便把他的警戒心和身上仅剩的力气一道给抽走了。

他扶着额头,不知道心里是个什么感受。


天蓝色的长发向后梳理,露出少女饱满的额头,还有几缕梳不规整的头发在脸颊边飘来荡去。紧身的皮甲看起来不是什么高档货,虽然要害部位的防护十分周密,其他的地方却不吝于大面积地裸露肌肤。然而和这简直就像是某种情趣套装的皮甲不同,身边放着的斗篷厚重得有些过分了,看样子直接拿来当被子盖也绝无问题。

然而,和身上廉价的衣饰相反,少女身上的装备就有些恐怖了。耳朵上的两个造型特别土的坠饰应该是某种魔法道具,连发箍也一样带着魔法波动;那个灰扑扑看起来一点也不起眼的包,没弄错的话应该使用的是最高等的空间折叠技术;皮甲的暗扣里他看到了至少三个魔法道具,而且他拒绝猜测腰带上一排小瓶子里的炼金药剂的效果。

在她的脚边放着一杆长枪,通身赤红如血,以卢恩符文修饰,杀气被层层封锁,红光流转宛如活物。


这把枪和它的主人一样有名,它属于一个在整个历史上无数半神中也居于天才之列的战士,主神阶级的太阳神鲁格亲手赋予了他挚爱的孩子,那个尚未踏入传奇之境就揍得二级神三级神们抱头鼠窜的武者。

“逆转因果之枪‘穿刺死棘’……光之神鲁格之子,赤枝骑士团团长,光之子库丘林……不,库丘琳?”


半神的少女正一只手拎着竹筒一只手拿着吃的,毫不设防地坐在黑暗精灵的身边,把一竹筒的水往他手里塞。听到他的话,少女歪着头笑起来。

“哎呀暴露了~一下子就猜出来了啊真不好玩,太有名也真该反省反省。”


少女的笑容堪称无忧无虑,爽朗轻快得宛如阳光一般直指人心。夜幕下的少女整个人都像是一个巨大的发光体,光明坦荡得让人无法抵御。

太刺眼了,刺眼得让人心生厌恶,无法不口出恶言。


“名扬世界的光之子当然不可能认不出来,我姑且还是长了眼睛的。尊贵的半神大人跑到这荒无人烟的地方也就算了,怎么会救下一个黑暗精灵?如果基础的社会常识还没从你脑袋里被肌肉挤掉,你就应该明白自己在做多危险的事……”

少女的笑容维持不住了,很容易的变成了恼羞成怒的表情。

“闭嘴啦笨蛋!”


“……——”

他本来不是那么听话的类型,但是下意识的反应无法避免。根据他一直以来受到的教育,身份高贵的女性所说的每一个字都必须得到完全的、彻底的执行,绝不可以有半分犹豫。

不过这里是地表,面前的人也不是那些残忍的主母,不服从也不会被虐待致死,他本没必要这么听话的。卓尔精灵的眼中流露出懊恼,不过好在,神经大条的半神似乎并没有发现这一点,只是继续吐露着自己的不满。

“我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救的啊,救下一个向善卓尔怎么啦,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哎,没道理被你骂吧,Emiya?!”


“——!!!”

黑暗精灵——准确来说是向善卓尔Emiya——盯着库丘琳,终于意识到和他所知道的贵族小姐们不同,这个有胆子孤身一人跑到大漠深处的大小姐对整个大陆的情报掌握程度,显然要比自己以为的更加深入。


















无关紧要的背景资料:

*这里的诸神是规则的具现化,一举一动都必须遵循诞生出自己的规则的限制,比如光明神就必须行事光明磊落,否则的话当场死亡没得商量。不过神明都非常强,嗯,非常强

*不同的种族信仰不同的神明,精灵族是自然女神、月神和生命神,人类信什么的都有。黑暗精灵属于地表世界的叛徒,和恶魔一个待遇,在大陆上的地位非常低下

*半神一出生就是贵族,这个贵族身份全大陆通用,无论在哪个种族都必然受到贵族待遇。但是当然,有没有实权还是看当事人够不够努力,否则也就是挂着个贵族的名,有点实力的都能踩一脚

*汪酱是大国公主,和小国的国王一个待遇


评论
热度(40)
  1. 用户o1yezbidz5爱莉酱 转载了此文字

© 爱莉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