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莉酱

掉进Fate坑里,暂时不想出来,但是快爬进传颂之物坑了。
Fate杂食党,传颂耽美只吃右白/奥白,零碎吃盾铁/超蝙/小蜘蛛中心/带卡/钢炼无CP。这年头还有像我一样萌剑心男神的同好吗= =

[Fate][ABO]虚伪的悖论1

*别忘记这是架空的历史,所有英灵都不尊重史实,当然圣杯战争的历史也不对了。

*别忘了这个是复仇者Omega茶,所有人OOC,OOC得没商量

*也就是个小肉文就别在意那么多了

*如果这些都没问题的话


————————————————————————————————


第一章


最初不过是单纯的执着。


就像诗人逃不开敏感的内心赋予的愁绪,就像学者逃不开对未知的探索,就像政客离不开权力,商人离不开金钱——生为魔术师,就注定了无法停止对根源的探索。

十年,百年,千年。

而在日复一日漫长得看不到尽头的追求之中,逐渐变得偏执以至于疯狂的魔术家系,绝对不止一个两个。


——比如一手联合远坂和马奇里、构建出“圣杯战争”这个体系的,爱因兹贝伦家族。

——比如固守传统,上千年缩在城堡里不问世事,只专注于家族研究的,这个维卡弗德家族。


“——我不明白。”

他冷静地吐出了拒绝之词。


不,仔细看去的话,他并没有多冷静。

眼中的怒火无法隐藏,紧握的手掌也在颤抖。魔力翻涌之下,逼人的气势袭向面前的老者,迫人得简直不像一个甚至还没有成年的少年。他咬着牙,用神色、用语言、用肢体动作、用他的全身表示自己的不悦,咄咄逼人地瞪视着家族长老,强作冷静的言辞里是藏不住的怨愤和不甘。

“增加战斗经验,和继承家族的研究之间,并不冲突的不是吗?!”


然而,一如既往的,他的意见被轻飘飘的推了回来。

“我们可是延续千年的高贵家族,”长老的态度堪称温和,但是言语中充斥的感情却近乎于轻蔑,“为了追求根源,继承家族的研究成果,在此基础上更进一步才是你应该做的——战斗方面自然有专人负责,作为继承人的你,不应该有这种自甘堕落的……”“但是我的属性和能力就是适合战斗啊!!!”

少年的声音里存在着极度的不解,“既然我的力量适合战斗,那么当然是在战斗中变强才是到达根源捷径吧!”


“太危险了。”长老说出了非常正常的理由,正常到它出自于一个传统的魔术师口中简直就是不正常,“没道理拿优秀的继承人的性命去冒险。”

这个完全就是搪塞的说法都快把少年气疯了,“修行魔术的人哪天不会死个一次两次?!这算什么理由啊?!”

“总之就是不行——”“总之我是不会放弃的!”


少年甩门而去,怒气冲冲一如既往——然而不同的是,这一次,他下定决心要真的做点什么。

能够证明自己的舞台——强大的敌人,合适的目标,对于个人武力和魔术知识、战略、一切综合素质的试炼,满足这一切条件的、证明自己的舞台……!

“辛威尔大人,”女仆打开门,轻手轻脚地放下了几份资料,“根据您提供的条件,我筛选了几个合适的魔术竞技,您看……?”


啊,好快。少年——辛威尔·维卡弗德心底稍微地惊讶了一下,拿起这一小摞羊皮纸一页一页地翻看起来。

“……这个怎么打了一个问号……圣杯战争……?好像挺有意思,洁莉丝?”他呼唤了女仆的名字。

柔顺的Omega女性上前一步,“是的,辛威尔大人,这个是极东的日本地区,由爱因兹贝伦一手发起,借助了远坂家和马奇里家构筑起的魔术竞技体系。”

为了降低、甚至于避免受到Alpha本能影响而给精密魔术的使用造成困扰,各个家族都会采取不同的办法,维卡弗德使用的是最简单直接的办法——直接给Alpha的继承人找一个合适的Omega,施加改造以保证辛威尔作为继任者性能的正常。他的专属女仆洁莉丝担任的,就是这样的角色。


虽然女仆在言语中使用了多次“不确定”、“未知的”、“无法认知”这样的词汇,而且言语中对这个一次都没召唤出那所谓的“万能的满愿机”,看起来完全是不知所谓的圣杯战争充满了轻视,不过少年还是从女仆透露的情报中,取得了自己想要的讯息。

“圣杯,Servant,英灵……”少年嘴角的笑容逐渐拉大了。


英灵,盖亚侧的战士,世界等级的战力——

作为检验自我的标杆,不是正合适吗?


*


时值初春。

这是一片温暖的土地。严冬的酷寒尚未褪尽,春日已然徐徐地展露笑靥。临近海边的风吹过了带着大海味道的空气,城市里漂浮着近乎于悠闲的氛围,对即将发生在这个地方的事情,完全的一无所知。

远坂时臣签收了包裹,在转过身的间隙抬头看了一眼天空。

纯度很高的蓝色上点缀着无瑕的纯白,让人看着都会不由自主地感到心情一畅。然而在极远处海天交界的边缘,深色的乌云宛如不祥的先兆。


远坂时臣叹了口气,走进屋里拿起裁纸刀,打开了送到的盒子。

现代的流通手段果然十分便利,送到的东西完好无损。

这样一来,前期的准备工作就可以说是结束了。接下来要做的,只有召唤来那位王者、赢得最后的胜利而已了……吧?


“……不过二十年……吗……”


*


太过于精致了。

金色与蓝色交织出极为绚丽的花纹,以精灵语赋予了绝对防护的意义。兼顾了秀美与庄严的存在即使在五百年之后的现在,也看不出丝毫岁月流逝的痕迹,真的是……

“居然真的找到了……难以置信。”


纯白如雪的发,赤红如血的瞳,说出这样的话的女性,单看外貌就能发觉,那并非单纯的人类——不,那根本就不是“人类”。

太过于美丽了,反而失去了活人的感觉。


“既然是这样的圣遗物,那么就一定能召唤出那位比任何人都高贵的王吧……”

纤细的指尖抚摸着剑鞘,女性发出了深沉的叹息。


*


紫色头发的少女捧起了镜子。

那真的是一面十分古老的镜子,古老到近乎无法判定其年代。但是少女明白,这是一份馈赠。来自于遥远的神代。

少女高高地举起了这面镜子。


“不用太过在意,”这个家族的支配者的声音阴沉而冷酷,措辞方式却带着虚假的温柔,“我们的目标是下一次的圣杯战争,这一次就只管旁观就好……”

少女没有在听。

这在其他的时候是很罕见的,平时以少女的胆量,绝对做不出这种事。无视大家长的话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她本应该已经用身体牢牢地记住了才对。

然而这一次,她只是看着这面镜子,既没有说话,也没去听任何声音。


*


辛威尔·维卡弗德环视了一圈,不甚满意地啧了一声。

不过纵然在贵族少年的眼中有多么破旧,不过实际上这已经算是非常高级的房间了。考虑到战略和隐蔽等多方面的因素,洁莉丝能找到这种程度的据点,反而值得好好地夸奖一番。

理解了这一点的辛威尔,总算是没说什么不识趣的话出来。


“辛威尔大人,您真的决定了吗?”

收拾完整个房间之后,金发的女仆站在房屋中间,对自己的主人投以了担忧的眼神。“可以的话还是希望您能再考虑一下,召唤那种Servant……”


“没什么可考虑的,洁莉丝。”少年毫不犹豫地下了决断,“不是由我自己亲手赢来的胜利根本没意义,我绝对要拿着胜者的奖杯,把这份胜利扔在那张惹人厌的老脸上!”

言辞中充满了年少的锐气。女仆微笑着,尝试让自己放下内心的担忧。

毕竟是维卡弗德家族引以为傲的继承人,多少年来徘徊在生死之间,魔术的锻炼从未懈怠,资质上优于他人心性上优于他人,甚至连努力这方面也超过任何一个徒具其名的“天才”。


——一定没问题的,辛威尔大人的战略。一定没问题的,辛威尔大人的能力。

比任何人都相信着自家主君的仆从,在心底里给自己打气。

毕竟这是小小年纪就继承了家族的刻印,属性无比适合战斗的辛威尔大人。和那些在象牙塔里长大的魔术师们不同,辛威尔大人可是真正从修罗场里活下来的人啊,所以,一定没问题的!


直到预计中那个据说祸国殃民的Omega,以一副比她见过的任何一个Alpha更加Alpha的姿态站在召唤阵里面看向他们之前,她都还是这样相信着的。


*


——有这么多人,在同一时刻同时念出了召唤咒文,可以说是极其罕见的巧合。

构筑圣杯体系的御三家,在同一时间,呼唤出了自认为合适的英灵。追求纯粹“胜利”的人和追求“想要的成果”的人,怀抱着相似又不尽相同的目标,以手背上赤红如血的纹饰为证,揭开了一场战争的序幕。


“试问——”


眼前的是五百年前纵横无敌的王者。

和传说中的一样,在少年时代就不再成长的躯体,宛如阳光凝聚成丝的金黄长发,清澈得不似人类的圣青色瞳。藏青色的内衬外罩着月辉般银白的铠甲,清越如金铁交织的声音因为那异常的美貌而变成了银铃一般清朗的乐音。

眼前的英灵唯有一点和传说中的截然不同。然而就是这一点,让爱因兹贝伦的御主受到了近乎世界观重组的冲击。

爱丽斯菲尔·冯·爱因兹贝伦不由自主地倒退了一步。


“——你就是本王的——”


残虐。威严。冷酷。尊贵。

降临于此的,是在神话时代也一样被奉为神话的、最古老的王者。

黄金的辉光肆无忌惮地展现着此世至高君主的威严,Alpha的气息里充斥的是唯我独尊的霸气——与其说是君主的威严,不如说是暴君的暴虐。猛兽一般的血瞳里投过来的目光中,除了轻蔑之外再无其他。

远坂的当主猛然意识到了,为了确保胜利而选择的英灵……搞不好并不适合这场战争也说不定。


“——Master吗?”


褚色短发的少年微笑着,这个太过于开朗的笑容完全不应该出现在这样阴暗的地方。太过于明亮了,太过于真诚了,太过于耀眼了——看起来简直就像·是一个真正的“英雄”一样。

但是,这个家里,没有英雄。

紫发的少女伸开双臂。


*


“……好吧……你是Emiya。”辛威尔·维卡弗德头疼地扶额。

白发黑肤、披着赤红圣骸布武装的男人耸了耸肩。


这是个Omega?老天你玩我吗?看看这个身高吧,看看这个肌肉吧,看看这身周浮动的杀气吧,再看看这和任何一个走过修罗场的战士没什么不同的眼神吧!

这个是Omega?那全世界都没有Alpha了好吗?!


——然而这又确确实实是个Omega。

也许因为并非是临战状态,也许是因为自己是他的Master,也许只是单纯的因为没有必要——辛威尔能够嗅到自家从者身上Omega信息素的味道。

虽然很淡,但是毫无疑问,确确实实是Omega的信息素的气味。


辛威尔简直全身都要疼起来了。

——这样的Omega拿去当诱饵?真会有Alpha能上当吗?不,应该这么形容——真的有某个性别为Alpha·英雄·生前德高望重·肯定不缺暖床的·Servant能眼瘸到看上这种Omega然后中了美·人·计心神恍惚到给自己出手的机会并且因此被干掉的蠢材存在吗吗吗吗吗???!!!


头好疼,疼得快死了。


“……唔呣,不是理想中类型的Servant还真是对不起啊,Master。不过很可惜,圣杯可不接受退货,要我在这里自尽出局也没问题,不过这样一来你自己也没有参赛资格了哦?”

男人说的是不折不扣的大实话,不过能把实话说得这么嘲讽也算是种能力了。辛威尔觉得眼前这个男人脸上的表情怎么看怎么幸灾乐祸,大概是心理作用吧。

——不过他仍然是花了大概一辈子份的自控力,才约束住自己没有把脾气发在Servant身上。


“但但但但但是不对啊?!”洁莉丝的叫声近乎惨叫,彻头彻尾的Omega女仆把一本书摊开到Avenger鼻子下面,指着其中的一段话道,“不是应该是这样的吗,应该是这样的吧!就算真人跟史书有差别也不应该差这么多啊?!”

白发的从者不自觉地倒退了一步,扫了一眼上面的文字,露出了有点微妙的表情,“居然被说成是这样的啊……”


考虑到要召唤的英灵的特殊性,事先做一点资料收集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所以洁莉丝可是尽职尽责地把包括正史和野史在内、和“Emiya”这个英灵相关的所有资料都尽量搜集齐全了,相应地连同同时代的英雄的一些事迹也都涉猎了一点。不过,显然,事先准备的这些东西大概是一点也用不上了吧。

然而比起白做工,还是固有认知被破坏的冲击比较大,当然战略也必须调整不可了,不过……

少年看着视觉里英灵的能力值沉下了脸。


Class:Avenger

筋力:D

耐久:C

敏捷:C

魔力:B

幸运:E

宝具:???

【职阶技能】

对魔力:D


这个数值简直惨烈到一定地步了,从头到尾连个A都没有,还有那个宝具,问号是什么意思,根本没有吗?!

这战争还能打吗,还能打吗?!

不,不如说,这个英灵还能用吗吗吗吗吗!!!!


……前略,家族的老不死们,我真的有点后悔了怎么办……


————————————————————————————————


考虑到这篇架空文里,红茶确实是古代的英灵而且还是个Omega,我在千里眼:C、魔术:C-、心眼(真):B的基础上多加了两个保有技能:


颂我之美(Love Me):E-(A)

魅惑的能力,可以让Alpha在第一眼看到时“爱上自己”。由于后世对Emiya扭曲的认知而存在的能力。不过因为当事人竭尽全力的抵抗,导致这个能力被削弱到近乎没有的地步了。

坚我本心(Keep Me):A+

控制自我的能力。因为生前对自身发情期的控制几近酷刑,导致Emiya拥有即使对于英灵而言也强大到异常的忍耐力。A+意味着Emiya可以将长达七天的发情期强行缩短到一次交合的时间,同时也等比地强化了耐痛力。


……嗯,大概就是这样

评论(10)
热度(78)

© 爱莉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