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莉酱

掉进Fate坑里,暂时不想出来,但是快爬进传颂之物坑了。
Fate杂食党,传颂耽美只吃右白/奥白,零碎吃盾铁/超蝙/小蜘蛛中心/带卡/钢炼无CP。这年头还有像我一样萌剑心男神的同好吗= =

[ABO]虚伪的悖论-4

*别忘记这是架空的历史,所有英灵都不尊重史实,当然圣杯战争的历史也不对了。

*别忘了这个是复仇者Omega茶,所有人OOC,OOC得没商量

*这一章终于有肉汤了呜呜呜不容易啊!虽然还是没有肉……我都不好意思说这是个肉文了【捂脸】

*如果这些都没问题的话

————————————————————————————————

第四章


“——对方……追来了吗?”

话一出口,辛威尔就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他本来是想问“甩没甩掉”的,但话一出口就变成了这副德行——这不是好像示弱了一样吗!


Servant没有嘲笑他。复仇者职阶的英灵把辛威尔放下来,下一个瞬间就失去了踪迹。

辛威尔一开始愣了愣,不过很快就想到了对方果断消失的理由。少年有点无奈地——天知道这有多难得——对着从者的方向叹气,“灵体化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Avenger。”


从者没有说话。

不,其实只是没有将心绪付诸于语言而已。连接另一端传来的感情隐忍却又激烈,基本上就差指着辛威尔的鼻子开骂了。

少年难得觉得有点心虚。不过是个初步的尝试,虽然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结果,但毕竟是自己这边不对。预定好的磨合默契、展示双方力量的初战变成了闹剧,说到底全都是辛威尔自己的错。

明明应该是关在房间里主仆二人自己试验的事情,就这么冒冒失失地在战场上……


“……好吧,是我不好,Avenger。”少年坦率的道歉了。硬要说的话,既没有低头也没有行礼,甚至完全没有看着Servant的脸,但语气里的歉意和不安不是假的。辛威尔有点窘迫地环视四周,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这里是,我们的据点?!”


真不知道该说他的英灵是太过自信还是太过没脑子,被追杀的时候居然直接往据点跑?!他家的女仆可没他强!

“你以为、”英灵断断续续地吐出了几个发音,随后转而通过连接说道,【我会犯菜鸟才会犯的错误?当然是把敌人好好地甩掉了。不会有人追踪过来的。】


辛威尔打量了他一眼。

当然,对方已经灵体化了,实际上辛威尔并没有看到对方的表情,但连接里传递过来的情绪平稳而又自信,确实不像是说谎什么的……

……Master和Servant之间的Pass,能够传递这么微妙的情绪吗?不,应该不会……果然,他们之间的联系比其他主从更加紧密。


算了,这个东西可以慢慢研究。

“进来吧,Avenger。”辛威尔打开门说道,然后对被他吓了一跳的女仆说,“出了点问题,你先出去。”

洁莉丝茫然地看了辛威尔一眼,明显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依然很乖巧地躬身行了一礼,然后无声地退了出去。


Omega发情时散发的信息素很容易影响其他的Omega,洁莉丝的发情期也差不多到时候了,可不能让这两个人呆在同一空间里。

辛威尔将房门落了锁,回头看向自己的Servant。


Avenger灵体化、实体化、灵体化、又实体化,反复许多次之后,不得不承认这对解决问题确实没什么帮助。辛威尔回头的瞬间,刚好看到他再一次实体化之后踉踉跄跄地挪到墙角,把自己蜷起来的模样看起来颇有些垂头丧气。

“到床上去躺一躺,你即使缩在那也没什么意义。”辛威尔皱起眉指挥。这个据点确实很小,不过也不至于那么一副被欺负了的模样。辛威尔不太理解Avenger的想法,身体状态不好就去老老实实地卧床休息,发情期坐在地上很容易受凉的,这点常识都没有吗?


Emiya茫然地抬起头。

很显然,高热快要把他的脑袋烧糊涂了,但眼中的水汽却在几秒钟之内就消失殆尽。英灵冷淡地拒绝道,“并没有必要。推断大概再有半刻钟左右,身体的影响就可以消除。不过是……”“我不知道你以前是怎么解决问题的,”辛威尔毫不犹豫地打断了他的话,“但你现在是我的武器,我才是你的主人——武器保养是主人的责任,所以你给我好好的听命令。”


年轻的御主严厉的盯着Servant,直到固执的Omega决定省下争执的力气趴倒在床上为止。辛威尔找出女仆平时使用的抑制剂检查了一下标签。看起来给男性Omega使用应该也没问题,就是不知道对英灵能不能起作用。

结果等到他转回Avenger身边,哭笑不得地发现,这个体型甚至比大多数Alpha还强的男人整个脑袋都埋在枕头里,看起来简直跟小孩子在闹脾气一样。


“吃药。”辛威尔言简意赅地说。他怕自己多说几个字就好忍不住笑出来了。

英灵抬起头,伸手拿过药瓶,开始研读成分说明。Emiya看得很认真,古代英灵研究现代药品的景象应该是挺好笑的,但是辛威尔看着看着,反而开始笑不出来了。


发情对这个英灵绝不是没有影响,看他潮红的脸色和汗湿的身体就能看出来了。Avenger解除了外面的红色武装,褐色的肌肤上点染着欲望的赤红,分不清什么成分的液体润湿了黑色的衣物,他的整个身体都在发抖。

然而当他睁开眼睛,那双眼里的神色仍然是清明的,钢灰色的眼睛里,依然带着随时可以拿出双刀投入战斗的澄澈意志。


辛威尔看着那双眼睛,一时间感到了一种由衷的……恐惧。


恐惧。

这对他来说,是多陌生的感情?

在修行魔术无数次接近死亡的时候,他未曾感到恐惧;在接触到英灵非人的强大力量的时候,他未曾感到恐惧;甚至就在刚刚生死一线的时候,他也未曾感到恐惧——然而,却在看着一双眼睛,一双Omega在发情期时——人生中最脆弱最无害的时候——的眼睛,感到了彻彻底底的恐惧。


他不是没看过Omega陷入发情期的狂乱模样。

他有一个Omega女仆,这个女仆在他身边的唯一作用,就是“为他服务”。这种服务当然包括了打扫房间、洗涤衣物、准备道具、解决欲望等等方面。所以,他当然看过自己女仆发情时的样子。

神色迷乱,脸色潮红,纠缠得紧紧的双腿间分泌的液体足以沾湿半张床单。在一个Alpha在身边的时候,为了缓解极度的空虚和疼痛,不惜做出任何行为——自虐也好,自残也好,扒开自己的双腿苦苦哀求,勾勾手指就会自发的像狗一样爬过来蹭着裤腿乞求。所以发情期对Omega而言应该是……应该是脆弱的,迷乱的,而不是这样,这样清醒的,甚至可以说是自矜的。


一个人的意志,怎么会这么强大……怎么能这么强大?!


“对我来说大概没什么用。”这时候,Avenger说话了,“英灵并非血肉之躯,这些化学药剂基本上无法产生效用。不过别在意,Master,我能感受到很快就会结束了。”

“……是吗。”辛威尔怔了半秒,随后很快掩饰了过去。还好Servant现在的状态并不好,否则这短暂的怔愣肯定瞒不过他。只是少年并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有长达半秒的思维空白?

到底有哪里值得自己这么震惊了?——这个念头在少年的脑海里短暂地转过一圈,然后如阳光下的云雾一样消失了。辛威尔接过Servant递回来的药瓶,“知道得很清楚呢。是从过去的经验推断出的结果,还是和什么技能有关?”

“……都有吧?”Avenger不甚确定地说,声音里依旧带着喘息。


这算什么回答啊。这家伙,都这副模样了还有心思用这种口气说话,辛威尔都快要被他无语了,盯着他忍不住叹气。

魔力在眼睛处聚集。


仔细检查的话,是可以调出Servant详细的能力参数的。居然在对“武器”没有详细了解的前提下跑出去和其他的人形凶器战斗,没死还真是命大。不过,这样的失误又一次就太多了,自己的道具必须自己深刻了解才行。

到如臂使指的情况,才能发挥出全力啊。


辛威尔终于仔仔细细地阅读了一遍自己的武器的“使用说明”。

在数值一点也不好看的基础能力参数下面,列着数量意外多的能力。辛威尔一项一项的在心里记熟,眼睛里透露出思考。


——这不是能够毫无顾忌地正面对战的数值,但使用方式也和自己预计中的纯粹辅助方向不一样。这个Servant应该使用更迂回、更纤细的方式战斗,分化、离间、远距离战术打击,总体而言是非常考验Masrer的战术能力的战斗手段。

不过这也没什么不好。比起战斗经验,自己更希望补充的还是战术经验。这样反而正合了自己的心意。辛威尔格外注意了一下“Keep Me”这一条能力,心里这么想。


——身边让人躁动的气味开始平息下来,辛威尔扭头看向自己的Servant。


Avenger直起身体,重新披挂起赤红的武装。从者看起来已经非常平静了,除了脸上红晕未退之外几乎看不出发情带来的影响。钢灰色的眼睛停留在被他刚才弄乱的床单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但气息逐渐变得浑厚安定,看起来又是一个和Alpha没什么差别的战士了。

……这居然是个Omega。辛威尔忍不住又一次在心底里抱怨起来。


“Avenger,不,Emiya。”辛威尔叫道。

英灵转过头来看他。脸上的红潮开始褪去,毫无表情的脸配上金属色的头发和眼睛,看起来简直冰冷得不似活物。


“重新自我介绍一下吧。”辛威尔端正了姿态,把之前所有先入为主的印象统统摒弃,认认真真地看向了从者的脸,“我的名字是辛威尔·维卡弗德,维卡弗德家族的继承人,16岁,男性的Alpha,魔术属性是‘金’,魔术特性是‘锐化’,比起研究更喜欢战斗,没接受过魔术和谋略之外的教育,应该算是正统的魔术师。”

认认真真直视着、被自己视为工具的Servant的脸,用严肃的口吻这么说的孩子。赤红色的短发宛如跃动着的火焰,被打理得十分精神的样子,然而蓝色的眼睛却又像是平静的湖面,带着不应属于少年的冷静神色。少年就这么坦率地看着他,然后问,“你呢?”


Emiya有点承受不住似的错开了视线,然后强迫自己转回来直视着他。

这孩子,坦率得过头了。一副公事公办冷静自持的样子,但这哪是把Servant当道具使用的态度?就这还说自己是“正统的魔术师”?当他不知道真正的“正统的魔术师”是个什么德行吗?


“……我的资料,如果你是合格的Master的话,看面板就足够了吧。”

“但是和你亲自说出来的意义是不一样的。”


果断又直接的回答。

视线连最细微的摇晃都没有,甚至还带着些微责备的意味。无言地催促着的目光刺得人简直浑身都发痛了。

……这孩子,未免太要命了啊。


“……投影。”

拿这样的孩子没办法,赤色的英灵只好回答了他。Emiya闭起一只眼睛,有点无奈地说了,“我生前就不是什么强大的战士,既没有非人的血统又没有强大的天赋,如你所见面板并不好看,而且唯一掌握的魔术也只有‘投影’而已。”

辛威尔点点头,继续看着他。


“……所以都说了只有投影……”“给我说详细一点!这样没办法制定更详细的战略!”


“……”

Emiya觉得好久都没有这种整个人都被噎住说不出话的感觉了。

“……硬要说的话,就是‘剑’吧……其他的武器也不是不能投影,但是比起剑来耗费的魔力能有三到四倍,所以不怎么推荐。但是,因为投影的武器可以‘自爆’,这样一来当做远程攻击手段会更加高效……”


辛威尔以一副非常认真的样子不断点头,把这些情报记在心里。不知不觉间,这副姿态给了Emiya一种……非常难以言表的庞大压力。

这孩子,真的,认真过头了。而且,认为“需要做”的事情就立刻动手去做、一秒钟都不等,做的每一件事都投入全副精力努力的性格,和他生前接触过的任何人都不一样。

这真的是他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人,也不知道是不是能好好处理主仆关系啊。


Emiya心里想着,十分无奈地在内心叹气。


不过……暂时也没发现什么不便。也许是个并不难相处的雇主。

所以还是不要抱怨了吧。


*


“你还好吗,Master?”

看起来和人类几乎没两样的少年关心地看过来。


这是自己召唤的“英灵”。是“Servant”,是“仆人”,是“使魔”,是“工具”,是“武器”,但唯独不是“人类”,不是“英雄”。

明明不是“英雄”的,却对自己做了只有“英雄”才会做的事。


那个事情,叫做“拯救”。


太过分了。

在这个时候出现在眼前的“英雄”。虽然迟到却终究到来了的“英雄”。明明已经不抱希望了却依然拯救了自己的“英雄”。不曾期待却来到这里的“英雄”。

未免太过分了。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却还让我看到所谓的“英雄”。


明明就是个Servant,却救下了自己。

爷爷,这跟你说过的不一样啊。


“……是的。”

白色长发,赤色眼睛,空洞得宛如人偶一般的少女轻声回应了。

“我还好,Rider。”


——少女的从者,希腊神话中的大英雄,宙斯之子,被雅典娜女神所眷顾的勇士,割下了美杜莎头颅的珀尔修斯(Persus)。

露出了开心得好像小孩子的笑容。


失去了原本“远坂”的姓氏,被冠以“间桐”之名,日复一日地被蹂躏身心,名为间桐樱的少女,第一次露出了懵懂得近乎纯洁的笑意。

纯黑色的衣服上有血色的花纹攀爬延展,直到在少女半边脸颊上也刻上了不祥的花纹。通身黑色的英灵感到十分安慰似的点了点头,同样是血色的纹路划出诡异又不祥的图样。


“接下来,樱想要做什么呢?”帕尔修斯笑着问道。

做什么呢?间桐樱偏着脑袋想。“爷爷”已经消失不见了,接下来的生活会变得很自由吧。所以,怎么都好。

“怎么都好啦!”间桐樱开心地说。


评论(11)
热度(59)
  1. 貔貅爱莉酱 转载了此文字

© 爱莉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