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莉酱

掉进Fate坑里,暂时不想出来,但是快爬进传颂之物坑了。
Fate杂食党,传颂耽美只吃右白/奥白,零碎吃盾铁/超蝙/小蜘蛛中心/带卡/钢炼无CP。这年头还有像我一样萌剑心男神的同好吗= =

[ABO]虚伪的悖论-5

*别忘记这是架空的历史,所有英灵都不尊重史实,当然圣杯战争的历史也不对了。

*别忘了这个是复仇者Omega茶,所有人OOC,OOC得没商量

*本章仍然没有肉……下一章会有的!绝对要写到!!!

*如果这些都没问题的话

————————————————————————————————

第五章·半神

辛威尔一晚上没怎么睡好。

其实说“一晚上”有点不太对,因为直到辛威尔和自家的Servant沟通完毕,大半个夜晚已经过去,等到他躺到床上的时候,基本上已经是凌晨四点多了。

体贴他一晚上的行动,女仆并没有在他往常起床的时间来叫他,所以直到辛威尔自然醒过来,太阳已经攀到天空的最高处——差不多已经是正午了。

辛威尔打着呵欠走出房间。

女仆正忙着打扫正厅,看到自家主人揉着眼睛飘出来,很精神地打了个招呼。辛威尔茫然的眼睛扫了一圈,没看到本应在这里的另一个人。但是回路里明明就感觉他应该在这附近才对啊。

“洁莉丝……Avenger呢……?”

金发女仆的表情一下子就古怪了起来。

等了几分钟都没听到回答,辛威尔觉得好像不太对,茫然又困惑的蓝眼睛看了过去。洁莉丝“啊”了一声,好像是才反应过来似的说,“他……呃……”

“太迟了啊Master,好歹也算是战争期间,你以为你睡了多久?”

男性的声音。

什么嘛,在我身后的话直接说出来也可以的。辛威尔转过身,“没办法啊,这个身体需要的睡眠时间……”顿了一下,“Avenger,你手上那是什么?”

“什么什么,被子和床单啊。”

我有眼睛看得到。辛威尔板着脸面无表情地开口了,“我是想问你为什么要拿着这东西。”

“我说你啊Master,”英灵无奈地叹了口气——居然像是对待不听话的小孩子那样叹气?!——说道:“好歹也为你的女仆想一想,这样充满了Omega信息素的味道的被子,你难道还指望女仆小姐来收拾吗?”

这倒也是个理由。但是辛威尔仍然不由得死死盯住Avenger手上的东西。到底是为什么呢,这个英灵如此家居的模样居然没有半点不和谐……

“……都这个时候了,你不要反而在这方面变得像个Omega啊……”

啊,头好疼。头疼得要死了。

“只是处理自己造成的不便而已。”英灵好像不太高兴似的皱起了眉,“自己造成的问题自己解决,应该没什么不对吧。”

是这个理由吗?辛威尔有点怀疑,不过想来也不是什么大事,所以这个问题在辛威尔脑袋里短暂地转了一圈之后,就被他抛到脑后去了。

“等我吃完饭,我们来磨合一下战斗方式。”辛威尔在饭桌前坐下来,“然后今天晚上我们再出去试试水。”

【嗯?】把洗好的被子床单晾到外面,Avenger发出了单纯的疑问声音,【我以为你会采取更慎重一点的作战方案?】

辛威尔摇了摇头,“我们在各个方面的情报都处于不利,虽然姑且针对御三家做了点准备,但爱因兹贝伦城堡外界的结界使魔进不去,间桐家昨天从内部被整个毁掉了,远坂家安静得好像死地,实在没什么有用的情报,而有关其他的Master的情报更是完全不足。既然在起跑线上落后人一步,那么就只能在现在吃点亏,由我们主动出击了。”

隔了几秒钟,连接那边传来带着点意外的声音,【间桐家被毁了?Master,这个情报你可没跟我说过啊。】

“跟你说这个干什么?指定策略是我的职责……”辛威尔一开始不以为然,一句话没说完,却想到了另一个问题,“不对,你以前做过佣兵?”

一开始还下意识地以为这是个除了色诱没什么能力的从者,不过转念一想,既然本人是个看起来至少也是在合格线之上的战士,那关于他的一些传说——譬如关于Emiya假扮佣兵接近某个将军将之色诱——里,搞不好并不是“假扮佣兵”而是“作为佣兵”地、作为一个战士而活跃着也说不定。

这样一来,比起几乎没有这方面经验的自己,搞不好他才是更有能力和经验指定战略的那个?

“没错,是做过……不如说我一辈子绝大多数时间都是作为佣兵度过的。没办法,捡到我的人就是个佣兵嘛。”

处理好被褥的从者进屋靠在墙上,闭起一只眼睛回答。

史书上可从来没提过这一点……不过算了,对于道具没有研究过往经历的必要。得到了想要的答案,辛威尔点着头说,“那么你的经验想必比我多,等我吃完东西之后,就把现在到手的情报跟你说一下好了。”

于是少年不再说话,而是安静而迅速地进食。他吃饭的方式也不太普通,是一种节奏很稳的方式——礼仪方面看起来不怎么好看,但速度很快,简直像是被什么追赶着一样的快速,同时却也保证了咀嚼的次数足够把食物研磨得细碎以保护胃功能,总体而言是一种仿佛军旅中才会用到的、比起享受美味更像是追求效率的方式。

这是个不太好的讯号。Avenger稍微皱了皱眉。

很快,辛威尔就把没有剩下一点食物的空盘子向女仆的方向一推,转过身面向Emiya的方向。

“现在我们可以开始了。”少年伸手蹭了蹭唇角,开口说。

*

月色明亮,天气也很好,即使在远离城市灯火的地方也能把附近的模样看得很清楚,无论从哪方面来看都是一个很适合战斗的夜晚。

辛威尔站在凯悦酒店的楼顶,俯视着名为冬木的这片土地。

脚下是川流不息的灯火,远处是层层叠叠深深浅浅的蓝,从柔和的宝蓝渐变成几近墨色的深邃,使城市的风景宛如徐徐展开的画卷。

【现代的夜晚还真是吵闹。】Servant的声音里充满了带着审慎意味的评估,通过战略的角度把整个冬木市从新都到深山町从头到尾分析了一遍。

适合战斗的地方、不适合战斗的地方、适合设伏的地方、适合游击的地方、适合用来摆脱追兵和避免被敌人逃去的地方、适合远距离狙击的地方……Emiya不愧是曾经上过战场的人,各方面的经验和还是幼崽的辛威尔完全不一样。伴随着他慢条斯理的叙说,整个城镇都像是化作了三维图像,每一寸的空间都被标注了记号。

千里眼这个技能真方便啊。辛威尔心里忍不住感叹。只是站在高处而已,居然可以俯瞰整个冬木市,这一点在战略上很有优势——尤其是对于Avenger这样比起正面战斗更适合狙击的从者而言无异于如虎添翼。

【狙击的距离限制呢?】

【理论来说是没有吧……我在两千千米内的狙击都能保持精度,覆盖整个冬木毫无问题。】

简单的交流过后,辛威尔解除了后顾之忧。没有距离限制就意味着他可以更加轻松地选择战斗对象,同时……

【Master!】

【……啧。真够多灾多难的。】

远处传来英灵之间交战的气息。与此同时,另一位Servant正向这边靠近——堂堂正正、毫不掩饰其目的地。

“看样子完全就是冲着我们来的。”

虽然有再试试水的意思,但主动出击和被动迎击的概念完全不一样,这一点完全是不言自明的事情。虽然这里还是避开比较好——

……不过很可惜,Avenger并不是擅长索敌的Servant。因此感觉到有Servant在附近的时候,已经是无法避开的距离了。

辛威尔面向Servant的方向,做出了准备迎击的架势。

深沉的夜色里,逐渐浮现出了影子。

走在前面的“人类”的步伐间,总有一种莫名的机械感。精确丈量的步间距,紧绷的肌体,一身便于活动的男式西装的红发丽人手套上浮起魔力特有的淡淡光晕,玫瑰色的眼睛直视着名为“敌人”的存在——不吝惜杀意,但也不挥霍杀意,俨然是已经熟悉了战场,并且充满了冰冷的自信。

然而和行动姿态都过分严谨的“人类”相比,“非人”的存在反而更加给人悠然自若的印象。摇曳得宛如碧蓝的烛火的身姿,正是伴随着红衣红发的Master、提着赤红长枪、有着一双深红色血瞳的,蓝色的Servant。

少年感受到了自家Servant细微的动摇。硬要说的话就是呼吸错乱了一瞬的程度吧,但在精神高度集中的现下,这细微的波动仍然被辛威尔捕捉到了。

【Avenger?】辛威尔追问。

回路里沉寂了一瞬。

【……意外啊。我本来以为,遇到一个亚瑟王就够巧合的了……】

从Avenger未竟的话语里,辛威尔读出了令人难以置信的信息。不管再怎么说,一次圣杯战争里出现三个同时代的英灵未免也太多了,但赤色的从者话语里的含义却不容错认——

【这个Servant,你也认识吗?】

【……说认识也不太准确。】从者给出了模棱两可的回答,【在他的传说落幕的时候,我的传说还没有开始呐。】

与其说是和“Emiya”同时代,不如说是比他稍早一点、和那位亚瑟王同时代的英雄。啊啊,限定了这个前提,再看到那双属于半神才会拥有的、赤色的双瞳的话——

【……爱尔兰的“光之御子”,半神库丘林吗……!】

又是一个不怎么好对付的对手呐、辛威尔如此喃喃自语,随后,扬起了一个跃跃欲试的笑容。

如果全都是弱小的对手,那么辛威尔·维卡弗德来参加这个闹剧般的“圣杯战争”,岂不是毫无意义了吗!

“哦哦,有了有了!”蓝发的半神挽了个枪花,愉快地扯开嘴角,露出了一个充满残暴和杀戮意味的笑容,“发现了有趣的对手呢,是Saber——好像也不对。难不成是Rider?”

“……”

Avenger眯起了眼睛。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辛威尔意识到,身边的这个男人现在,非常的,不悦。然后,

“唔呣,真是不好意思啊,我既不是Saber也不是Rider。”

充满嘲讽的这么说了。虽然语气真的非常嘲讽没错……

将心中的疑问抛到脑后,面对微微侧过脸询问命令的从者,辛威尔下令,

“迎战吧!”

枪剑破空的尖啸撕裂了大气。

*

“哦呀,看我发现了什么?”

这句话,就是这一夜噩梦的起始了。

间桐樱【什么东西】在奔逃。

追击的是几乎无法被称之为从者的、强大的怪物。是的,那不是“从者”,而是个彻头彻尾的“怪物”。

金灿灿的阳光般的短发柔顺的贴服在头顶,赤红如血的双瞳里,是看到污秽之物的、冰冷而残虐的笑意。空气中浮起的黄金的漩涡宛如天堂打开的门扉,但里面探出形体的,却是一点也不友善的东西。

武器。

更准确的说,宝具。

简直就像是开玩笑一样。

Rider的宝具数量已经算是破格的多了,但这个Servant——这个存在——已经不能用“破格”去形容了。

那更像是“作弊”。

不,那根本就是“作弊”。

先出手的是间桐樱【什么东西】。但是几乎就在下一个瞬间,它就后悔了。

听到奇怪的撞击声。血流遍地。身体完全没有力气。视角变得好奇怪啊。眼前这是什么东西呢。变得不理解现状。好饿。肚子变得更饿了。完全不理解为什么会这么饿。好饿啊。这是哪里呢。这些是什么呢。不知道。好饿啊。好饿啊。好饿啊。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

这一瞬间,间桐樱【什么东西】理解了,自己已经“死掉”的事实。

然后,什么东西【间桐樱】意识到了,自己“还活着”这个异常。

没有人被隔断脖子之后还能活下来,除非这个“什么人”,并不是“人类”。

“非人”的事实,和“死亡”的预感,同时来临了。

空气渗入喉管,连同对“消失”的恐惧一起,席卷了它【少女】早已被肆虐得七零八落的内心。什么东西【间桐樱】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仰头向天高呼属于它【少女】的骑士——

“Rider!!!”

快逃。

好饿。

快逃快逃快逃。

好饿好饿好饿。

需要快逃。但是,也需要进食。无论缺少哪个环节,什么东西【间桐樱】都会“死”。

只有“死”,绝对不要!!!!!

评论(17)
热度(70)

© 爱莉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