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莉酱

掉进Fate坑里,暂时不想出来,但是快爬进传颂之物坑了。
Fate杂食党,传颂耽美只吃右白/奥白,零碎吃盾铁/超蝙/小蜘蛛中心/带卡/钢炼无CP。这年头还有像我一样萌剑心男神的同好吗= =

[ABO]虚伪的悖论-6

*别忘记这是架空的历史,所有英灵都不尊重史实,当然圣杯战争的历史也不对了。

*别忘了这个是复仇者Omega茶,所有人OOC,OOC得没商量

*本章仍然没有肉……我阿茶肉不足啊!肉不足啊!!!

*前文点头像

*如果这些都没问题的话

————————————————————————————————

第六章 再战


什么东西【间桐樱】急促地喘息。

总算是逃得性命了。虽然是逃得性命了。但是这也太过耻辱——简直就是羞辱。

【居然被区区一介Servant追得亡命奔逃】——满心都是这种想法的它完全没觉得这么想有什么不对,而是被深深的耻辱感淹没了。


“Master。”希腊的大英雄的眼神十分担忧。驾驭着黑色天马的英灵回头看着自己的御主,关怀之意彰显无遗,“还好吗?”

什么东西【间桐樱】点点头,又摇了摇头,沉默地摊开一只手。


黑色的“影子”开始向它的身周聚拢。


世界上哪里有黑红相间的影子啊,但那些东西扁平的模样也只有用“影子”来形容了。就好像是带着赤红边缘的黑色布匹一样,飞蛾扑火般投向什么东西【间桐樱】掌心的东西在光线的照射下扭曲成诡异的形状,携带着能让什么东西【间桐樱】饱腹的食物回来了。

但是、“还不够……”

它在帕尔修斯的耳边低喃着。

“还是、好饿。食物,不够啊。”

明明之前遇到的那个金色的那么好吃,分量又那么足。但是明明就是食物而已,居然让它狼狈奔逃,也未免太过分了。

不过这也给它了提醒。好吃又足量的食物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吃得到的,想吃到像帕尔修斯和刚才那个金色的东西那样好吃的食物之前,必须积攒起足够的力量才行呢。否则捕食者反而被食物干掉了,那也太丢脸了。


于是它下令,“去柳洞寺,Rider。”

柳洞寺的灵脉能够给它带去强大的力量,而且,那里也是有“食物”的。

同样是好吃又足量的食物。


*


【战斗的时候,不要叫破Lancer的真名。】

被这么叮嘱的辛威尔多少有点不满。并不是说Emiya说的不对,而是这么简单的问题即使不事先告知,他也不会说漏嘴的——Servant的真名是重要的情报,视时机而定会起到多种作用,当然不会随意说出来,这种常识原本就用不着Avenger多嘴。

不过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辛威尔殊无感情地这么确认过之后压下了内心的一切情绪,将自己的感情调整到平静无波的战斗状态。

然后,眼神投向战场。


看不清轨迹的赤红枪尖,和只能捕捉到线条的黑白暗芒。


要人类的视野去捕捉Servant的行动实在是太过强人所难了,即使早已有了准备,辛威尔也还是感受到了挫败。即使尽可能地强化了动态视觉,也只能做到看清行动的地步,两者间的力量角逐、技巧争斗、心理战术……这些甚至根本来不及理解,想插手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而且这一次的形势,似乎比之前和Saber战斗的时候还要更糟糕。理由显而易见——武器的攻击范围不同。


虽然类型不一样,但Saber好歹是和Avenger一样,是用“剑”这种中短距离的武器作战的,所以当敌人变成用中长距离武器作战的Lancer,攻击范围方面就太吃亏了。

而且,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都有着明显的差距。和半神相比,不过是一介凡人的Avenger迎击的姿态简直就是暴风雨中的一片叶子,险象环生得让任何旁观者手心捏汗。然而让Avenger能够坚持下去,甚至不断针对防守薄弱之处发起进攻的依仗,是他经历了千锤百炼的技巧。

——对象是纵横一方的太阳神之子,但即使如此,Avenger的战斗经验也是压倒性的。这到底意味着什么,简直是想一想就会让人惊骇到无声的事情。妄想以凡人之心成就伟业,能做的大概也就是这种用经验和努力去追平天赋的事情吧,虽然这其中付出的血汗、外人根本无法想象。

双刀挥舞间破开的空气给人以割伤般的痛楚,夜幕下赤红的亮色电光般夺人视线。考虑到这栋楼是酒店、脚下还住着一般人,双方的战斗都显得很有分寸,但即使如此,这份破坏力也依然足够让人为之屏息。


为何不过七骑十四人的战斗就被冠以“战争”之名?

——因为这是,仅仅是“双方交战”这件事本身,就有可能毁掉一个城市的、脱离常识的战斗。


在确认了Emiya短时间内没有危险之后,辛威尔转移了视线。

既然知道白刃战不是Emiya的强项,那就不应该在这方面浪费时间。明知实力不足还死战不退是傻瓜才会选择的选项,他可不会犯让远程向的Emiya折损在近战上这种愚蠢的错误。既然这一次被人找上门的意外是他这个Master的失态,那么就理应由他来弥补。

但是,具体应该怎么做……


锐利的视线注视着红发丽人的一举一动。她背后那个看起来非常无害的圆筒,如果没看错的话,应该就是传言中那个据说十分棘手的存世宝具。这么一来,对方Master的身份也清楚了。

而且,是同样作为武斗派魔术师的辛威尔曾经重点关注的假想敌。


巴泽特·弗拉加·马克雷密斯。魔术协会的封印指定,爱尔兰被称为“传承保菌者(Gods Holder)”这一家系的后代,名门中的名门。


辛威尔·维卡弗德握紧了自己的武器。

半臂长的武具在辛威尔触碰到的一瞬间就隐没了形体,抽出来的不过是一束光一样扭曲的“什么东西”。既看不到形状也感觉不到长短,虽然在辛威尔的“视界”里能清楚地看到它的模样,但在其他人看来,大概就是毫无存在感的一束风或者光之类的东西吧。

——是的,不仅仅是外观上的“隐形”,这是个连“存在”本身都能够隐藏起来的便利道具。如果不是直觉强大的对手,甚至都无法“意识到”辛威尔手上拿着武器。这一对特制的武器“斯文托维特之刃(战神之刃)”足有半臂长,在看错一分一毫就有可能血溅当场的近战交锋里,看漏了这样的武器会有什么后果,简直不言而喻。


这是能最大限度活用他的魔术而制成的礼装。然而在之前和Saber的战斗里,剑之座的英灵却轻松意识到了斯文托维特之刃的存在。显然,对方持有“直感”这样的技能。

这给辛威尔敲响了警钟。

和老家里那些魔术师不同,甚至不同于时钟塔里的魔术师,常年战斗在第一线的战士和魔术师都对危险有着难以解释的直觉。生死之战里被磨练得愈加敏锐的感官很容易就能察觉到危险,而一旦被避过第一击,察觉到不对劲的敌人就会很容易意识到斯文托维特之刃的存在。

而一旦集中了注意,斯文托维特之刃最大的特点就会变得毫无意义。这东西毕竟不算是宝具,没道理在敌人刻意关注下还能保持无形。


辛威尔感到额头有汗滴滴落下来。

如果一击没能分出胜负,就意味着他的优势会被极大地削减;而万一被拖进持久战,还不成熟的他无论经验抑或体力都根本和久经锻炼的巴泽特没法比!


——也就是要一击定胜负……至少也要在第一击取得足够大的优势。

不可以用太过强大的招数,杀手锏什么的更是要藏好。巴泽特手里的存世宝具是最让人头疼的那一类,不小心的话可不止是会输那么简单……真的会死的。

看起来破绽不小,但实际上都是刻意留出的陷阱。不要太紧张了辛威尔,即使锻炼得再怎么完美无缺她也是人类,是人类就一定有破绽可寻——


“你未免也太紧张了。第一次实战吗?”


——!!!

什么时候!


辛威尔几乎是下意识地反手向上一撩!

剑刃险险擦过了“什么东西”,而辛威尔一时间完全无法意识到那究竟是什么。而站在他身后,巴泽特收紧了手套,一边转着手腕一边打量着他。

压倒性的速度和应变能力——辛威尔确定斯文托维特之刃刚才擦过了巴泽特,手上确实有着砍中了什么的实感,然而巴泽特就好像一开始就站在那里一样的从容不迫,完全看不出是否行动过。身上也完全没有伤痕的模样,而且刚才的触感,与其说是砍中了身体,不如说更像是砍中了什么铁块一样的东西……


骗人。

辛威尔小心地、微微抽了口气。

眼前的女性安然地站在那里,不言不语,不笑不怒,整个人就好像被套上了一层铠甲一样毫无破绽。锋锐如刀的眼神从上到下地盯紧辛威尔的每一个举动,让辛威尔整个人都好像被剖开了放在她面前一样,视线掠过的地方甚至隐隐能感到刺痛。

那是混合着战意的杀气。


这一瞬间,辛威尔明白了。

自己绝对打不赢这个“东西”。

——因为比起人类,眼前的女性更像是披着人皮的杀戮机器。


所以不更强不行。

不更强不行。

不更强不行!!!!!


少年的瞳孔竖了起来。


巴泽特微微眯起了眼睛。

眼前这个少年身周的气氛变了。


明明直到刚才为止都只是个“小鬼”,但是几乎就是一瞬间,他就将自己的状态调整为了“战士”。精力在集中,眼神变得冷酷,血腥的杀气上浮,表情里的情绪剥离了——是的,这才是魔术师的模样,是魔术师一贯拥有的、将自己视作道具的模样。

“不错嘛。”

巴泽特笑着,摆起了架势。


攻击——沉重、但是并不是无法抵挡。

防守——严密、但是并不至于无法造成伤害。

反应——足够迅速灵活。棘手。

攻击范围——小。持有武器的此方占优。

战斗经验——充足。此方压倒性的不利。

将战斗数字化条理化,得出的结论是,强敌。

但却并非是不可战胜的强敌。


根据对方的行动规律和弱点探知,胜利可能性其一,一次性以最大能力压倒对方。

因马克雷密斯传世宝具的特性,否决。

胜利可能性其二,利用斯文托维特之刃的特性完成一击毙命。

因双方基本战斗素质差距,否决。

胜利可能性其三,拉长战斗距离阻止对方近身。

因此方战斗方式,否决。


——这就是选错了礼装的下场。

辛威尔暗自啧了一声。以为斯文托维特之刃就够用了的自己简直天真过头,蠢到都想吐了。

【Avenger,我打不过这个女的。想办法先撤。】

如此下令的辛威尔想都没想过会被自家的从者抗命,所以听到连接对面传来【哎呀哎呀,真是个不解世事的大小姐呢】的调侃——说真的这是调侃还是恶意攻击啊?!——的时候,一时间甚至有点傻眼,“你这……?”

眼中的余光看向对方,辛威尔立刻明白他为什么这么说了。


纵然说话的语气里带着好像是很悠哉的意味,但他面对的绝不可能是能够悠闲地回应“好啊那就跑路吧”的状况。枪兵的每一击都势若奔雷,赤红的枪尖划出璀璨的流光,撕裂大气、粉碎空间,那简直就是从神话时代走出的猛兽,磨牙砺爪,血色的眼睛里杀意凛然。

相性糟透了。

虽然很喜欢近战,但辛威尔所知的Avenger并不是适合肉搏的“武器”,符合他特性的行动方针应该是远距离狙击——以他的射程,没有千里眼特性的Servant甚至有可能连袭击者是谁都无法确认地就那么糊里糊涂地死掉,所以让他去近战完全就是暴殄天物。

而不小心让他不得不面对不擅长的战斗局面的人就是自己,所以本想由自己进行辅助的……


辛威尔不甘地咬紧了下唇。


实在是,未曾预料得到的失态。

——经验不足。

辛威尔痛感到了这一点。

他实在太过自信了,来冬木的时间相当的迟,因此失去了熟悉地形的机会,失去了调查敌人的先机,甚至因此连自己的状态都不能说是完整的。

狮子搏兔尚需用全力,然而自己呢?


太难看了。

太难看了。

实在是,太难看了!!!


深呼吸,然后将这份失败的经验深深地镌刻在灵魂里。果然,不管是再怎么残酷的内容,家族拿来锻炼继承人的训练菜单和实战依旧是不一样的。如果不是实际参加了这次战斗,他大概永远都是坐井观天的那只青蛙,无法认知到世界是多么宽广吧。

辛威尔将视网膜所映入的这一切统统刻进心里。

事后的复仇有足够的机会和时间,现在的话就坦率地承认自己的失败好了。只要能够逃得性命,未来才有无限的可能,所以,【不用考虑别的,现在只想办法撤退就好了。现在打不赢的话,逃总归能逃得掉吧,Emiya?】


Avenger稍稍顿了一下。再开口时,言辞里带着些许奇怪的犹豫,甚至有一些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的不安。

【那么,我就要用乱来一点的方法了。魔力消耗会很大,没问题吗?】


……果然是错觉吧,虽然相处的时间很短,但还是想象不出这个人会感到不安。所以,甩掉内心古怪的预感,

【没问题!】

辛威尔干脆利落地说出了,让他后悔了一辈子的话。


























……好久都没更新了呢……嗯,那就说一点题外话好了。

虽然不知道有没有人发现,辛威尔这个角色的原型,其实是柠檬头教授哦【远目】

来自魔术研究比远东更加深入的地方/是个天才/性格比较傲慢/召唤的Servant不合心意……看嘛【摊手】

嗯,再顺便给出主角的属性好了

辛威尔·维卡弗德

维卡弗德家族的继承人,16岁,男性Alpha

魔术回路主回路38条,辅回路16条

魔术属性是“金”,属于土和水的上级复合属性,性质为“塑型”

家族魔术特性是“锐化”,硬要说的话类似于强化魔术的上级概念,它调整的是类似于“锋利度”、“敏锐度”、“存在感”这样的概念,可以加强也可以减弱

综上,辛威尔的战斗方式实际上是通过“构筑拥有不同效果的概念礼装”适应全天候全地形全职业作战,可以说是现代唯一有可能锻造出“宝具”的魔术师。

比起感情更重视合理性,但也不是完全无血无泪的冷血生物。实际上他正努力把自己向无感情的方向塑造,然而在此之前就遇到了真爱【耸肩】


评论(17)
热度(57)

© 爱莉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