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莉酱

掉进Fate坑里,暂时不想出来,但是快爬进传颂之物坑了。
Fate杂食党,传颂耽美只吃右白/奥白,零碎吃盾铁/超蝙/小蜘蛛中心/带卡/钢炼无CP。这年头还有像我一样萌剑心男神的同好吗= =

[宗逆]明日之人-下-

*逆藏存活设定

*草稿大纲流。虽然是个长篇的梗但是我没那个耐心了

*作者纯动画入坑,OOC都算我的

*后续的肉……什么时候想写了再说吧,反正短时间内是没有了

*以上都没问题的话

————————————————————————————————

—Together Side—


逆藏十三的表情呆愣愣的。

宗方觉得有点好笑,又有点心疼,刚想说什么,眼神蓦然一厉,身体稍稍偏了个角度。

方才还在发着呆的逆藏十三想也不想地挥出了右手,速度快得眼前出现了残影。虽然逆藏十三直到刚才为止还是一副失去了所有战斗能力的模样,视野又被宗方占据并不能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但当宗方做出了细微的行动的同时,逆藏的身体就不由自主地跟着一起动了。

向宗方露出空隙的方向挥出的拳头,正好砸在了一个想要偷袭的敌人喉部,直到他失去呼吸脸上都还是进攻前的狰狞神色。出手攻击的逆藏十三像是某种永远也无法驯服的大型猛兽,但当他的眼神落回宗方身上,那种惴惴不安的神色让他变得跟某种能放在掌心里玩赏的小型犬一模一样。

“宗、宗方,”他磕磕绊绊地说,“这、这样的行为应该跟……”

然后他猛然收了声,脸上浮出了愈加自责的表情。


首先想到的不是“你在做什么”,而是“这样的事应该跟雪染做”……吗。

确定了自己所料不错,宗方京助却不由得绷紧了嘴角。雪染千纱是宗方京助终生的痛楚,是无论过去多久都会一直疼痛的伤口。但不论会留下多么形状可怖的疤痕,伤口终究会愈合,只是疼痛的话是痛不死人的。等待伤愈也许需要十年,也许需要更久,只不过差距在于逆藏不一定能等这么久,而且,治疗伤口也不见得必须得孤身一人。

毕竟,这份疼痛,对逆藏也是一样的。


“说到这一点,我应该跟你道歉。”

宗方京助泰然自若地回应道。


逆藏十三茫然的表情上浮现出愈加不解的意味,看起来他根本什么都没想——或者说来不及想,因为就在宗方话音刚落的瞬间,逆藏就毫不犹豫地接过了话,“不,要道歉的人是我才对……”

逆藏十三并不明白宗方为什么要道歉,不过这个时候只要自己先道歉就好了。宗方京助莫名地从他脸上读出了这样的意思,气得几乎笑了出来。

“没有相信你,”宗方打断了他的话,看着逆藏猛然白下去的脸色说,“想要杀了你,对不起。”


怔了几秒之后,逆藏十三的肩膀放松了。

就像是卸去了什么难以忍受的重担,逆藏十三抬起头直视着宗方的眼睛。一直以来在那双眼里的近似于灰烬的东西仿佛是被雨水洗过了一样,凝固的鲜血重新流动,赤色的眼底映出朝阳般的火光。

“嘛……那也是我活该吧。”逆藏十三笑着说,“被江之岛盾子威胁、对你撒了谎,所以被你舍弃了就是我的报应吧。”

虽然他这么说着,但是空气里那些沉重到压迫得连每一次呼吸都像是折磨的什么东西却消失了,他的眉头依旧无法放平,神色间甚至染上了些许残酷的杀意和暴戾,那是个让人一眼看过去就能意识到危险的男人,仿佛某种精于狩猎的猛兽,每一分每一寸都透着理智冰冷的血腥,即使无害地摊开肚皮让你随意触摸要害,也带着仿佛下一个瞬间就可以一跃而起撕碎敌人喉咙的自信。

这才是宗方京助认识的逆藏十三。不管在宗方面前再怎么像只小狗崽,在敌人眼里堪称鬼神的凶兽,才是宗方京助所知道的逆藏十三。


“——逆藏。”

宗方京助满怀复杂地叹了一声。


那么长久的纠结被如此简单地解惑了,让人不由得有一种之前的那些犹豫到底都是些什么东西的荒谬感。


“……感觉我简直像是个傻瓜一样……”

“宗方?”

“不,没什么。”宗方京助摇了摇头,看逆藏一脸还想追问的模样,干脆低下头以吻封口。

自己实在太丢脸了,所以心里的纠结实在不想让他知道。好在对自己来说逆藏实在好糊弄,更何况未来还有足够的时间慢慢补充他们错过的一切。

是的,还有足够长久的时间……足够长久的未来。


“先想个办法解决这个局面好了。”宗方直起身子游目四顾,迅速把现场状况记进脑子里,随即开始高速演算推断可行的方法。逆藏十三把自己的左手断臂处理一下,调整成“至少足以当拳头砸人”的程度,一边随口说,“听你的。怎么打?”

他的语气太普通,简直像是在说“吃什么你决定”,而不是在表示无论什么命令尽管吩咐。宗方无意识地偏头看了他一眼,逆藏咬着束带固定机械手的残肢,微偏的脖子起伏出流畅的线条。


真可爱。宗方不由得想。

回去之后尝尝看好了。


“宗方?”

“叫京助。”

“什——”逆藏十三一下子惊住了,手忙脚乱的模样预料之外的可口。果然回去之后不尝尝看可不行,所以在此之前,先来赢下这场战斗吧。


“要上了,十三。”

“……唔、唔嗯……京……京助。”


评论(16)
热度(116)

© 爱莉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