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莉酱

掉进Fate坑里,暂时不想出来,但是快爬进传颂之物坑了。
Fate杂食党,传颂耽美只吃右白/奥白,零碎吃盾铁/超蝙/小蜘蛛中心/带卡/钢炼无CP。这年头还有像我一样萌剑心男神的同好吗= =

[宗逆]对不起-上-

*是如果苗木并没有告诉逆藏,宗方捅他是因为以为他是绝望这件事前提下的生存IF

*来呀,大家来愉快地一起捅刀呀(吐血笑)

*作者纯动画入坑,正在补弹丸2,OOC都算我的

*以上都没问题的话


———————————————————————————————


被丢弃了。

被放弃了。

被舍弃了。


……不过,这也是与背叛者相称的姿态吧。


逆藏十三努力向上伸出右手。

眼前其实已经看不到了,只能感受到模糊的光。能够伸出手的力气来自于心脏里莫名的坚持和强烈的意志,方向就只能全部交给直觉和体感。

全身黏糊糊的。这么浑身是血脏兮兮的模样会令宗方讨厌的吧,他一直是那么一丝不苟的打扮……啊,这种事……已经没有必要在意了。


虚软的手指碰到了拉手。逆藏十三的力气已然所剩无几,现在完全是在用体重辅助着往下拉着电闸。


“即使被你舍弃了……”


隐约的幻境间,能看得到宗方的脸。

雪色的头发不再打理得每一根都整整齐齐,而是散乱着遮盖绑了绷带的右眼。他微微敛着眉眼,嘴角抿成一条直线,鲜血的赤红渗出雪白的西服,给人感觉是那么刺眼。宗方一向是给人以雪般印象的人,那一瞬间眼底翻涌着的情绪却是漆黑的,看起来那么的、那么的痛苦——

他俯视着被刺倒地的逆藏,神情是从未被加注于身的冰冷。

那是曾经看过无数次的,宗方对绝望投以的眼神。


心伴随着身体堕入无底洞般的下坠,连逆藏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在呼吸,甚至还有力气。

宗方他……明明都那样命令了“去死”了啊。

——不,他是知道的吧。他内心是知道答案的。因为即使被这样对待了,即使被彻底舍弃了,名为逆藏十三的这个人也仍然、仍然——


“……我也想让你活下去啊。”


最后的电源被切断,逆藏十三安心地闭上了眼。

这样就没问题了。这样宗方就不会死了。这样就好了,这样就足够了,这样就没有任何遗憾了——

——虽然最后的最后,果然还是想再看你一眼啊。


*


逆藏十三的眼前,是漫长的、漫长的黑暗。

像是沉湎于一个悠久的梦境。梦里没有樱花,没有微笑,更没有宗方京助——这一点让人又是高兴又是寂寞。逆藏想再看看宗方的脸,想看宗方想得不得了,因为已经死了,正是因为已经死去了,才会这样放任自己沉湎于这不可能实现的想象。在这里不用顾虑宗方的眼光,不必在意雪染的感受,只不过是想想而已,不会伤害任何人的。

那总是打理得十分整齐的头发,总是显得分毫不乱的衣服,眸子里柔和的亮光,眉眼间温和的神情,想念他有点薄的唇线,矫健的身手,处理公务时认真的样子,还有他温和又极具信服力的声音。

他呼唤他的名字,每一个简短的音节都带着强大的力量和绝对的信任。他呼唤他“逆藏”——但是那样的声音大概再也听不到了。


知道江之岛盾子用以威胁逆藏的把柄的人——预备课生们早已自尽,两个当事人本人都已经死亡,在宗方看来逆藏十三只是个单纯的背叛者,即使死后再度相见,他也只会用极为厌恶的带着敌意的声音喊他“逆藏十三”吧。

这还真的稍微有点寂寞啊。逆藏十三无奈地笑了笑。宗方他坐在桌子后面,在暖阳下微笑着叫出“逆藏”的温柔的声音,已经再也听不到了啊。

那样柔和的,亲昵的声音,只能存在于记忆里了。


“逆藏。”

“逆藏。”

“逆藏。”


“……起,逆藏。”


……嗯?


“……不起,逆藏。”


好像听到了宗方声音。

影影绰绰的暗影在黑暗里骚动着,宗方的声音非常遥远,里面包含的感情也并不是正面的。

发生什么了?在这种地方听到他的声音,该不会是宗方没能活下来吧!逆藏十三一下子焦急起来,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却不能保护住宗方的性命的话,他到底是为什么去死的啊!


隐约间,能看到远处的亮光。

声音是来自那里的吗?逆藏十三有些犹豫地向那边走去,一步,两步,越来越快,然后不自觉地跑了起来。

宗方……宗方。你的困难我都会帮你解决,不论那是多么困难的任务;你的敌人我都会帮你杀掉,即使这个敌人就是我自己。所以请不要发出不像你的声音、说出不像你会说的话语,因为你是我的、是我的——


白色渲染了视野。


*


宗方京助站在病床边,低头看着“他”。

背景里所有人都忙得脚不沾地。伤者的治疗、死者的收容、现场的处理,还有数也数不尽的善后工作。人心浮动让整个未来机关的上空都漂浮着不安的空气,在这个时候,身为未来机关的副会长、如今的最高权力者,宗方京助本应该被公务压得喘不过气来才对。

然而现如今,他却在这里,低着头看着“他”安眠的表情发呆,右眼刺痛得连脑子都混沌起来。


好虚弱啊。

混着灰尘和血块的头发。惨白的脸。昏迷中也在紧皱着的眉头。几乎听不到的呼吸声。能表示还活着的只有那看不出起伏的胸膛,随着呼吸微微颤动。

因为告知了医护人员“如果有什么问题就马上来找我”,所以宗方才站在这里,看着这个人前所未有的,虚弱的模样。

他一直很讨厌自己显得虚弱。即使在亲友面前,也向来让自己显得滴水不漏游刃有余。记忆里的这张脸只有两个表情——显得极为自信的笑容,以及不爽喵一样不高兴地板起的脸,而不管是这两个表情中的哪一个,都是会让他不自觉地微笑出来的温暖回忆。


啊,不对,他是看过第三种不同的表情的。

宗方京助恍惚地想。

是在、那个时候……“那个”时候。这个人捂着腹部的伤口倒在地上,当时他抬起头来的表情……那个表情……是什么样的呢……?


眼睛好痛。

头也好痛。

医护人员把他叫来的理由还在耳边执着地回响,但那声音就好像是山谷的回音一样远远地扩散出去,简直跟假的一样。

什么叫“患者毫无求生意志”啊……什么叫“姑且跟他说说话”啊……什么叫“如果不能激起患者的求生意志就没救了”啊……!这个人他,这个人他怎么可能是这样内心软弱的人,这个人怎么可能会丢下我一个人呢……!!!


“……逆藏……!!”


明明是叫了很多年的名字……但是不知为何,只有这一次,吐出的每一个音节都像沾着鲜血一样。非常的痛苦……非常非常的痛苦。

他是知道理由的。

应该是知道的,却不明白事已至此要用什么态度来面对他。逆藏十三不惜才能和生命地保护宗方京助这个人,事已至此,他要有多厚颜无耻才能站在这里说一些会激起他求生意志的话啊——明明想要杀了他的就是自己!

“逆藏……”

毕业之后,他放弃了自己在拳击台上得到的一切,世界冠军屈居在一间学校的警备室里。那个时候的他还是太年轻太幼稚,完全没想过这究竟意味着什么。后来绝望和战争接踵而至,逆藏又是理所当然一样的随他一起加入未来机关,太理所当然了,以至于宗方甚至没有问一句“你本来是怎么想的呢”。


他这个亲友做的一点都不合格。

没想过逆藏的未来,没想过逆藏的前途,没想过逆藏的心情。他一直接受着逆藏毫无原则的付出,却从来没拿出过什么像样的回报。

所以,被背叛了也是自己活该,因为他从来都没有关注过逆藏的需求。他有什么烦恼,他是不是在痛苦,他经历了些什么,他承担着什么……只不过是在战场上互相托付后背的关系,不过是救了他几次命罢了,这种事逆藏做的难道就少了吗?连自己都被他展现出的强大所骗、误以为逆藏十三是无坚不摧不会犯错的人的话可怎么办?

不如说,自己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居然有了这样离谱的错觉?


“对不起……逆藏。”


思来想去,能说的话居然只有这一句。

何其可悲啊,死里逃生之后,能对付出性命来拯救自己的亲友所说的话,居然只有这么干巴巴的一句道歉而已。

但是,果然还是,“对不起。”

没能相信你,放任你孤独地面临死亡。

“对不起,逆藏。”


宗方京助站在原地,深深地、深深地叹了口气。


评论(6)
热度(139)

© 爱莉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