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莉酱

掉进Fate坑里,暂时不想出来,但是快爬进传颂之物坑了。
Fate杂食党,传颂耽美只吃右白/奥白,零碎吃盾铁/超蝙/小蜘蛛中心/带卡/钢炼无CP。这年头还有像我一样萌剑心男神的同好吗= =

[游戏评]白

我真的从来没遇到过这么一部作品。

它让我在完全没学过日语,只通过多年看动画积累的发音知识的前提下硬生生啃完了生肉的游戏流程,看完了两部游戏剧情之后去找了第一代游戏本体,硬生生两天内打到通关。

我着了魔一样在心里一遍遍描绘这个虚构的未来世界,一遍遍在心里描绘这个人。


传颂之物。

哈克。


——————————————前方大量剧透预警————————————


他真是我看过的,最可怕的主角。


二人的白皇里,露露缇耶哽咽着跟久远说,久远是“和哈克桑一样”虚幻遥远,“不知何时就会消失”的人物。久远给人的距离感在于她身为解放者女儿带来的强大和负担,因为身份,因为血脉,久远眼中所看到的东西和任何人都不一样。不仅仅是身为亚人的二代众,即使是阿露露、贝纳威、克罗、卡露拉、东霞这样看着她长大的人也无法理解吧?能理解她的人,艾露露早早就作为加固封印的楔子去找哈克奥罗了,乌璐莉柯她作为贤大僧正也不能总往图国跑。三代游戏里反复说久远“孤独”,一开始我还奇怪长辈们全都是他父亲的后宫各种溺爱、二代游戏说是哈克的后宫实际上大部分都是她自己的后宫她哪里孤独了,后来想一想,她的情况简直就好像Fate里吉尔伽美什一样,站得太高看的太远,绝对的身份和力量孕育了绝对的孤独。

阿露露他们不是主观上想要溺爱她,而是除了溺爱,没有能减轻——补偿——久远孤独的办法。

大概就是这个理由,才让久远总是到处跑,跑到最后捡到了哈克。然而哈克的孤独和久远是不同的,如果说久远那种“不知何时会消失”的虚幻感来源于血脉和责任,哈克的虚幻感就仅仅是来源于他“不关心”罢了。


哈克他作为二三两代游戏的主人公,本身却没有任何执念,想一想真的是件特别可怕的事。

他没有理想,没有目标,毫无执着,甚至轻易地就改变了自己的人格。他不像路飞或者鸣人那样有一个明确的目标,不像士郎那样有一个即使不可能达到也绝不放弃的理想,他的人生就是得过且过,一出场就是一副懒洋洋能坐着就绝不站着、不饿死就绝不去工作的模样绝不仅仅是因为他是个体力废或者本心如此,而是他完全“不关心”。

他不关心自己为什么长睡不醒,不关心自己的记忆和过去,不关心自己的常识为什么和外界有如此巨大的差异,不关心世界,不关心未来,甚至连自己的生命都不怎么关心——在失忆状态一醒来就被巨奇利(那个大蜈蚣,我没记错吧?)追得差点丢命,一般来说留下心理阴影都不奇怪,结果和右近打怪的时候就那么无所谓地和麻吕吕站一起,连心理活动都是“虽然我也就是在你身边而已啦”——一点,一点,一点害怕都没有。

这已经不是胆子大小的问题了,我只能从中感受到他对生命本身的漠视——对哈克自己的生命。


怎么说呢,这种感觉就好像前几年补游戏王GX,被开头几集游城十代本性里的冰冷震惊了的感受。身为游戏王系列的主人公一开始就断言“所有决斗者都是敌人”,哈克则是淡漠到连自己都不那么重视自己的地步。记忆里还是研究员的帝评价哈克“总是过于低估自己的价值”,没错,哈克他既不是自卑也不是有什么心理问题,他就是很自然地、打从心底里认为自己活下去并没有多大的价值。

打帝都的时候,面对雷光摆在城门前的大炮,大家纷纷表示一筹莫展,哈克自然而然地提出自己解放假面的力量顶在前面。当时所有人都知道了假面的力量吞噬灵魂,全都不答应让哈克这么干,哈克反对他们的语气堪称无辜。因为我并没学过日语所以这一段看得半懂不懂,不过大概也能看出来他是真的打从心底里认为自己指出的是代价最小的办法,并且对大家如此生气的理由十分茫然,直到安树用几乎气疯了——真的是快气疯了,CV都破音了——的语气粗暴地禁止他的自杀行动,那一句没听明白不过好像是“不听命令就以反叛论处”这样的意思。感觉这是全游戏里安树唯一一次对“奥修特尔”说这么重的话。

哈克当然知道大家是在担心他,但是感觉在他的脑回路里,“虽然不舍,但这毕竟是最优的选择,所以没办法啊”地叹息着允许他的作战方案才是正常发展,战争不可能没有牺牲者,这里哪怕用了假面也不会立刻就死,大家怎么就担心成这样了?感觉哈克这里简直一头雾水。


久远那么那么执着于哈克,连大和攻打祖国都跟着去了,大概也是因为她心里多少明白哈克这种不正常的自我贬低吧。久远这辈子稍微放开哈克只有两次,第一次放哈克独自去追猫音,结果右近和哈克死亡,活下来的只有“奥修特尔”;第二次打宰相劣势,久远就是在呼唤解放者力量的时候迟疑了一下,真的就那么一下,结果哈克就毫不犹豫地解放了假面最后化盐了——还特么的跟白皇说他一点都不后悔!——这对久远的打击简直无法想象。

久远亲手挖出来的伟大之父,如今唯一可以和她站在同一高度、看到同样景色的同伴、朋友、倾心相恋的对象,却是那么轻易的、那么理智的、那么毫不犹豫地舍弃了自己,说真的没疯真算她心理素质过硬。

哦,不对,久远是疯了一小会儿【冷漠】。

所以最后,即使已经继位了久远也还满世界找哈克,我真的一点也不奇怪。


哈克给人感觉真就是什么都不太在乎的人,遗迹之战回来哈克恢复记忆,知道了帝是他亲哥。这可是上千年后的再见啊?人类都灭绝了还能见到的、最后最重要的亲人啊?一般来说这时候不应该是欢天喜地狂喜乱舞表示再也不分开了才是正常发展吧?结果哈克他就是不走寻常路,没表示大哥啊见到你太好了呜呜呜不说,因为帝不记得他的本名他还生气了?生气了???

等等你这反应不对吧亲亲?


哈克这个人的感情好像永远都没什么波动。他会微笑,却不会开怀大笑;他会怅然,却不会放声大哭;他会寂寞,却不会相思入骨。他安慰露露缇耶,他陪阿图依喝酒,他和诺斯莉赌博,这一切只不过是因为他本性温柔,而不是因为这些同伴们有多么不可或缺。

这些同伴们对哈克来说很重要没错,但是他们和哈克之间内心情感上的付出并不对等,最突出的就是麻吕吕。虽然外貌上的关系多少有那么一点点,但是显然,麻吕吕把哈克当做最重要的朋友,哈克则把麻吕吕当做“很重要的朋友”。麻吕吕因为知道哈克死了失魂落魄,被洗脑以为哈克被奥修特尔所杀近乎癫狂,但哈克从来就没主动想到麻吕吕怎么样了。麻吕吕不是朋友吗?非也。麻吕吕不重要吗?非也。麻吕吕是哈克第一个主动坦诚身份的人怎么可能不重要,但是哈克就是没想过他。

哈克的感情太淡薄了,淡薄到让人无法理解的地步。大概就是这个原因,他付出感情也是很吝啬的。久远拉着他加入奥修特尔的隐秘,强迫他工作、学习、人际交往,右近有事没事地追过来找哈克喝酒,纵观整个虚伪的假面,除了他们两个也就帝、露露缇耶和麻吕吕是真的把哈克摆在内心里重要的位置上,和其他人的关系其实是很一般的。所以哈克对其他人付出的“感情”也就很有限,直到战争里大家相互交付后背了之后才真的亲近起来。哈克戴着奥修特尔的面具骗所有人都没什么罪恶感,要不是双子巫女凭灵魂认人他打从一开始就不打算告诉这两个“自己的所有物”,对露露缇耶只是感觉有点歉疚,对久远就变成了“至少只有久远……!”他理智地衡量对谁应该付出多少感情,这个行为本身就实在太过不近人情了。


当感情被削弱,理智自然会占据上风。

有多少故事里男主能面不改色地制造屠杀,还强迫自己未成年的侄女直面剑豪都不忍目睹的战场?

我见过上一个这么狠的男主还是鲁鲁修,但鲁鲁修可没扮演奥修特尔的哈克这么喜怒不形于色。

哈克真的,太理智了。


奥修死前把面具交给哈克,说姬殿下就拜托你了。奥修送给哈克的只不过是假面的力量,而哈克接过了责任之后,理智确定了“奥修特尔还不能死”,就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假扮为右近卫大将这一条最艰难最不可回头的路——只因为这是最高效的。奥修在哈克眼前展示了假面之人的终末,我不觉得右近能把挚友往死路上逼,但是哈克就这么毫不犹豫地主动选择了最艰难的路。哈克不知道这是最接近死路的一条路吗?怎么可能,哈克和奥修的体质差注定了假扮奥修的哈克少不了用假面弥补战力。他理解这一点,所以该用假面的时候一点都不见犹豫,他是理解了这一切的同时选择了这条路的。


他理智。他自轻。所以他轻易选择了改变自己的人格。

从一开始,他扮演奥修的时候想的就不是“这个时候如果是奥修特尔的话会怎么做”,而是“某为右近卫大将奥修特尔,某应该怎么做”。当哈克的心理活动也逐渐变得严肃,当他连内心的自称也从“自分”变成了“某”,哈克这个人就已经与死无异。他有多理智就有多冷酷,他有多温柔就有多无情。二人の白皇最后哈克化盐,他的第一反应居然是首先把工作交付给裘鲁,拿到白皇解放者的力量之后出现,他的第一句话也是跟裘鲁这个意志的继承者说的。帝死前明明都拜托了“(我的)女儿,就拜托你了”,哈克继承白皇的名字回来跟安树说的话,居然是以大和总大将的语气沉声道“圣上,请下令”,回应的方式则是毕恭毕敬的“谨遵命令”——没弄错的话安树应该知道这是他叔叔了?化盐之前他还笑眯眯地用哄小孩的语气跟她说“是,我是骗子”啊?!

化盐的时候,哈克跟每一个人说话的语气里都带着无法抹除的奥修特尔的风格,只有最后跟久远告别的语气才终于回到了哈克特有的嘟嘟囔囔抱怨着的明朗声线。“哈克”已经无法仅仅是“哈克”,即使假面落下,真正的他也依旧是大和总大将奥修特尔,是有从龙之功的奥修特尔,是一手把皇女安树推上大和帝位的奥修特尔——除了在久远面前,他都无法再自称“哈克”,也已经无法成为“哈克”了。


然而在自轻的同时,哈克这个人也非常的自信。

对这个人来说,什么地位权利都是虚的,他能够相信的只有自己和同伴的力量,他愿意为之付出生命的只有他重视的人们。连宰相都知道用语言控制亚人的方法,要是哈克对帝弟这个身份有那么一丝半点的留恋都不至于后来被动到这个地步。他是伟大之父,是大和现人神的亲生弟弟,明明是操作好了很有几率可以一辈子混吃等死的身份,他却仅仅因为“搞不好会麻烦啊”就那么一路装傻。从知道了这个身份开始到夺回帝都,他从始至终都没打过这个身份的主意。连杀掉迪科彭彭那场被雷公大肆渲染的惨剧让恩纳卡姆依最困难的时期,利用能利用的一切的哈克都想都没想过这一身份会带来的便利。

我说你遗憾一下啊!【抓住用力摇】


我最近不知为何总是喜欢上有某种缺陷的角色。

哈克这个性格无论如何都不能说“正常”,能感觉到他有着十分严重的缺陷,他的整个人都有什么地方缺失了。但是我还是喜欢他。特别特别喜欢他。

……啊,想看文……奥白或者久白(攻受没错)都行啊……

评论(8)
热度(34)

© 爱莉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