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莉酱

掉进Fate坑里,暂时不想出来,但是快爬进传颂之物坑了。
Fate杂食党,传颂耽美只吃右白/奥白,零碎吃盾铁/超蝙/小蜘蛛中心/带卡/钢炼无CP。这年头还有像我一样萌剑心男神的同好吗= =

迦勒底日常-00

*超短打,一般不会更新
*国服进度,出场的英灵和练度全都是自家迦勒底的,没抽到的英灵不会写
*私设如山,大写的OOC
*咕哒子第一人称,名字用官方的藤丸立香
*不同账号相当于不同的平行世界,只能有限地进行交流比如借一位从者过来战斗,Master能够提前知道的情报只有活动,无法知道主线。比如这里的“我”知道会有FZ联动、会有赝品活动,但是不会知道第五章的内容,也不知道第五章会有谁入卡池,不知道会有黑狗
*以上都没问题的话
——————————————————————

我生无可恋地瘫在地板上吐魂。

阿塔兰忒从灵基再临室里走出来,屈伸手掌,对自己终于完成第四次灵基再临后得到的力量表示满意,随后眼神落到了我身上。

我当然知道阿塔兰忒在盯着我瞧,然而问题在于我实在太累了,一点也不想理她。

“……Master?”
似乎是恰巧经过的某一位英灵漏出一点点惊诧的声音。我心不在焉地从脑海里翻找相对应的那个人,因为这个声音不是很熟,所以好半天才迷迷糊糊地想到,这应该是那位刚加入迦勒底没多久的两仪式小姐。
为了避免弄混,需要特别说明——这一位是Assassin职介的两仪式小姐。

……Assassin职介。
一想到这一点我就格外的绝望了起来。自家的小杰克已经很好用了,但是我这个想把自家所有从者都喂满的坏毛病永远改不了。两仪式小姐还没有三破,Saber职介的两仪式小姐甚至还没来得及一破,更何况还有阿尔托莉雅和阿蒂拉两位从者抢种火——
想到那位亚瑟王的食量我就眼前一黑。

“……哦呀,Master……发生什么了?躺在这里生病了的话人理修复工作要怎么办?请多少有一点拯救世界的自觉——”

另一个男性的声音响起,我眯着眼睛,只能看到他勾着金边的一片红影,于是我不耐烦地翻了个身,“好啰嗦啊老妈。”

对方明显被噎了一下。
“……阿塔兰忒,Master这是怎么了?”
“嗯——因为白色情人节日替卡池昨天是埃尔梅罗二世先生的出现率up——”

哦。
Emiya秒懂。

“啊啊啊反正我就是抽不到啦!”我自暴自弃地大声喊到,“反正孔明先生就是不肯来我家啦!反正我就是抽不到孔明先生啦!反正我就是孔明绝缘体啦——”
Emiya发出了好像是叹气的声音。
“为什么啊——”我开始满地打滚,“我对每一个从者都很认真啊!每个人都有好好地喂火种和素材啊!我这么良心的Master孔明先生不过来来一发吗!我家小小的亚历山大可是满宝具的啊!”

43级的亚历山大。Emiya的眼神飘了一下。更何况那位亚历山大大帝……平行世界所有还在持续运作的迦勒底里,没有满宝具的反而罕见吧?

这时,另一位女性的声音响了起来。
“啊啊,这是,又把存下来的圣晶石败光了?”
我捂住脸,一脸“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之前不还是信誓旦旦地说,一定要把圣晶石保存到冬木第四次圣杯战争特异点出现,和那位成年的大帝一起召唤的吗?”
我把自己团成一个球,试图当做自己不存在。

那声音叹了口气,将五张金色的呼符放到我面前。
“虽然我也希望你能够早点召唤出能够杀死我的强大英灵……不过可不能再这么言而无信。没有自制力的战士可不合格啊。”
我猛地抬头,一脸愤愤不平,“我只有up孔明先生的时候才会失去理智!”

斯卡哈小姐一脸冷淡地看着我,“空之境界活动说着‘只氪半单,只氪半单’扭头就买了整整一单圣晶石的人是谁啊?”
我语塞。
“剩下的51颗圣晶石已经一个都不剩了吧?”
我继续哑然。
“看你连每个月的呼符都忘记换了,被打击得在这里躺尸……召唤到新从者了吗?”

我被彻底击沉,恼羞成怒地一把夺过呼符全都丢进召唤系统里,“反、反正就是抽抽乐嘛!反正我就是得不到孔明先生的青眼嘛!反正在这个池子里就是召唤不到新的从者——”

彩色的光圈亮了起来,整体都给人以电光特有的青蓝色印象的男人从中踏步而出,以满满的自信宣称:“我是尼古拉·特斯拉,是个天才!”

“……”
家里的信长小姐才二破。罗宾汉先生都还没喂到满。我还想着终于能把阿拉什先生满破了——

眼前一黑。

评论(13)
热度(22)

© 爱莉酱 | Powered by LOFTER